说罗马

总有人将罗马和秦汉之际的中国比较,恐怕这不太恰当。罗马最初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在拉条姆地区也不算强大的希腊化城邦。因缘际会,竟得以击败强敌,建立帝国。在罗马晦涩的王政时代,人口也不过几千,至多也不过上万。若以小邦国的地位来看,它最终发展成治下千万之众的大国,的确有如神助。

不过,它更像是蒙古,而非中国。蒙古以区区鲜卑余孽,以小博大,不仅势如破竹地击败了强盛一时的女真,最终甚至凭借军事实力,以夷变夏,恰如罗马之征服希腊。罗马之共治与分裂,恰如汗国之并立。罗马人是海上的游牧民族。

而今罗马又是小城矣。但中国之名,不再是指宗周或丰镐,而涵盖了方圆千万,人众巨亿的范围。早在罗马发轫之初,中国已是人口数千万的大国了,所需者,始皇而已。罗马发动侵略,秦国一统六国,方式各不相同。而此外的一切已经注定了: 诸夏相亲, 中国必归于一体;夷狄相厌,胡虏无百年之运。

罗马的遗产,今天仍存的恐怕只有他们的语言了,而已嬗变非常。它最后的人民,乃是希腊民族,这也不得不说是妙极。在近代的民族主义兴起之后,希腊借机独立,又自愿放弃了罗马的认同。罗马不复存在了。

更有意思的是,像英、德、俄、美这些蛮族人的后代所建立的国家,居然还试图给自己贫乏无味的历史贴金,好像蒙古人自称是中国正统一样。不过,野蛮和文明之间也并无清楚界限,所能区分的,也不过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不同程度而已。在希腊人看来,最初的罗马人也是蛮族。而世事推移,变幻莫测,谁又能说准呢。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