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本性

人之初。

这是中国哲学史上一大论题。不少哲学大家从纯哲学、社会学的角度上探讨了这个问题,又趁机夹杂私货输出自己的政治主张。

历史上这么执着地争执也就算了,毕竟他们并非单纯的学派之辩。

但是当现代生物学引进之后,还在天真地纠结这个问题者,那就有点儿憨了。

人之初,性本什么?

直接思考这个问题,那就是默认了人有“本性”这个东西。

本性是什么?它存在吗?解释回答不一,还需要分类讨论。

如果将本性作本能解,按现代科学来说是不值得讨论的。因为本能是无关善恶对错的。更因本能成于善恶这个概念为人所定义之前。

如果将本性作人性解,这句话又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先天只有兽性,人性是后天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培养加强的。人之初,无人性。又何谈其善恶?

作生性解,那就跟上面的重复了。

我比较赞成告子的想法。人生来就有的一切都无关善恶。

但是深层地说,本性这个东西定义不清,就很缺乏讨论的价值。因为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古人所谈本性在一定角度上并不存在。自然就无所谓善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