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二十行

一堵墙 就能把雨幕隔在外边

若不是潮湿的空气 和水瓶里

沸腾的水声 我竟不知雨已很久

鸟在巢里呻吟 雨在风里摇曳

 

我没想过 云里蓄着大海

这海在玻璃上留下水痕

那是它的残躯 或是血迹

雨原来是海在天上的波浪

 

那我之所在 大概是海中的孤岛

墙角 斑驳的漏痕

也大约是海水

冲蚀的石柱的伤疤

 

雨霁 但天仍然阴着

隐约是 墨水在清水中扩散的颜色

我的鸽子 还没衔回橄榄的嫩枝

但乌鸦已挣脱了牢笼 换了更大的一个

 

我看得出 波浪没有宁静的一天

这雨 那雨

迟早会随着涨潮

漫上堤坝 冲毁孤岛

 

写于2015年7月14日。当时流行这种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