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博客谈起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博客这个信息时代的新产物经历了诞生、兴盛到衰落的全过程。

在中国,二十世纪的前十年是博客的全盛时代。

但是随后,微博兴起,它很快抢占了国内博客的大片生存空间。微博背后的强大资本支持、它的碎片化的信息传递方式、它的平台优势,与博客的自发、高起点的先天弱点一起,将博客推到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十年前,做博客似乎是很新潮很有盈利能力的一个项目。

十年后,做博客差不多就只能是自娱自乐了吧。

当然啦,从来都不乏具备超强盈利能力的博客,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但是这些博客其实跟其他商业网站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无论是站内布局、还是盈利方式。据我所观察到的,以技术类的居多。

然而大多博客都不具备这种能力。

信息时代的一切似乎都来去匆匆。无数博客甫一诞生随即消失。

这几天我点击了不少几年前的博客的链接,发现存活至今的还不足五分之一。

我没有博客平均存活时长这方面的数据。但是现在想找到十年前的博客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了——十年前只不过是2007年而已啊,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是非常近的一个时点。

但就是这样。

人类的个体似乎总是存有一种不愿被历史遗忘的愿望,想将自己的一些东西传递下去:基因还有思想。因此我们想要将一些东西记录下来——可能是一瞬间的胡乱想法,也可能是某个伟大的灵感。

而当这些东西被记录以后,又度过若干年的岁月,老了一些的我们回头看看,可能会有些感触吧。

前几天我收拾带到大学的东西时,偶然间翻出了一本小学时的日记。上面是我小时候非常丑的字,还有非常丑的画。假如我把它递给收废纸的老人,可能它的价值是几毛钱。但是当我一页一页地翻动它时,我觉得这是十年前的那个天真幼稚的我的痕迹,千金不换。

有时候我也会翻到几年前我写的满篇鬼话狗屁不通的小说跟无病呻吟悲春伤月不知所云的诡异的诗,虽然往往我面红耳赤恨不得穿越回去扇自己两个嘴巴,但是还是会把这些本子保存好,一本一本地罗列起来,好像是关于我的史书。

它们的确是我的史书。

七月末,高考之后闲出屁的我已经玩了一个多月。闲得没事儿之余,我突然想搞一个博客。

其实我很早就想弄一个网站来。但是之前总是没得时间跟余力,眼下我正好用空做一做。要不然日后恐怕就懒得搞了。

虽然说做一个博客网站的本意是做一个网上的记事本。但是我之前几天没事儿还总盯着访客啊浏览量啊什么的,可以算失其本心了……

再过二十天我就得去报到,之后是一个月的军训,再然后就是久等了的大学生活。既然说学习还是本业,那维护网站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频繁了,文章更新也会不像现在这样一天几更了。

所以这个博客终于就会回到我原来给它的设定的角色上,算是我的生活记录。

大学我会尽量拿到出国交流的机会,去西班牙看看达芙妮?可能概率不大……哎,反正想想就很爽了啊,具体的就到时候再说吧。

一会儿还要去同学升学宴。高考结束之后就是一个月的升学宴轮回地狱。明天到老子的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