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

石化为土 土变成泥

仍在凝聚的 只有夏季的雨

宫廷的古树、巨柱和梁木

被月光蒸发成散乱的灰烬与炊烟

瓦当、石马与青砖

我问你 大地到底失去了多少柔软

山谷和台地间的铃音

传说来自于 梦一样的云

我说啊墨水与笔 年迈的纸

告诉我吧答案 一切的历史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