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左的道路

左派曾经是个时尚。所谓时尚,就是一时流行的风尚,时间一过,自然消亡。但是这左派的时尚没想到逐渐地占领了主流阵地。整个二十世纪,就是对这个阵地进行的攻防战。二十世纪的伟大事件是多得很的,其中一个就是左的大行。最左的思想我不知是哪个,但是共产主义肯定是那一众思想中最惊人的那个——而现在几乎没人这样说了: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曾照耀全世界。

但是是共产主义已告失败了。虽然早有迹象,但没人料到短短三五年间,一切都崩溃掉了,不光是纪念碑倒下,连基石都一并粉碎。历史书会说: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他们甚至已经不敢提到那个让人战栗、让人迸发伟力的奇妙词汇。而人们会说:共产主义没有失败,只是我们输了。

共产主义的遗泽,就在于作为火种所点亮的火炬。这火种熄灭已矣,火炬长明。

很难说左是有固定的界限,因为左与右之间并不是截然地分离着的。左派的定义不应该由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来决定。如果人们认为自己持有左倾的立场,那的确就可以称得上是左派了。但是我知道几乎所有左派都喜欢排斥其他理念,也无论那理念是右还是仅仅略有不同。左派们如此地看重自己的立场,以至于常常开除别人的左籍。我倒不是想做什么恶毒的政治隐喻。我的意思是“打为右派”这的确说不上是多么光彩的事儿,何况一般来说那之后还有肉体上的连带伤害,可以说是很“左”了。

左的道路很明显不是统一的,它分支千万,各有不同。左和左之间的差异,有时甚至大过左与右的。他们之间的敌视和迫害,要更甚于二者之间的。就像宗教迫害异端甚于迫害异教徒——然而当他们面对无神论者时……

我隐约记得小罗斯福的一句话:贫穷的人们是暴政和独裁的土壤。相反,越是富裕,人们就越是明显地集体倾向于左。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我又想起一句话:最坏的民主也好过最好的独裁。如果以今天的左的观点来看,这话是不太恰当的。因为有时我也觉得,在追求民主这里,左和右其实是有很大的统一观点的。因为这二者都觉得自己才是民众的选择,所以不妨一听人们的呼声。然而在他们听到一丝不和谐的声音之后,就开始抱怨“这届人民不行”,云云。

繁荣的取向绝不是左派的第一选择。经济的发展使滞后政治需求的针剂,大家都很明白。道路可能也无对错之分,只有好坏之别。但是我相信,如果有选择的机会,那总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