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妈聊天

晚上吃完饭,陷在沙发里,握着一杯茶,惬意地跟老妈瞎侃。

说真的,我从来没觉得老妈像今天这样睿智过。她真的像个谆谆诱导的智者,灵活地运用朴素的例证法来阐释她的道理跟生活哲学。

我不禁纳闷,为什么以前的聊天总是没能像这次一样痛快呢。我琢磨了好久。

我发现今天的跟以前的谈话的确有很多不同。第一个是话题不同。我谈了我的职业规划,谈了对未来生活的看法跟期望。我以前没想过这些,而生活、工作,这是我妈深刻理解践行过的。第二个是我和我妈本身的变化。从前我是我妈的依附者,我妈是我的监护人。我没真正独立地生活过,而我妈对我了如指掌,又总是试图矫正我的行为。今天呢,我和我妈似乎是以平等的两个大人的身份来交谈的。我俩互相分享了人生的经验,探讨了生活的意义,又许下了对未来的期望。生活的共同痛苦的确是贴合两颗心的良药啊。

谈到未来,我说,大三我大概率去交换,大四实习找工作,毕业一两年去拉美外派,之后去西班牙读研,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一次家。我妈没说话,之后开始开导我。

以后怎么样,就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我也实在是顾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