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味

太阳还没晒到脸上,又何必这就起床。

褪色的绿,斑驳的皮,年迈的车。远方的召唤是它尖利又沉闷的汽笛。

戴着耳机,望着窗外,懒洋洋地哼着熟悉的歌。麦田连着麦田。脚下铁轨叮当作响,是我曾期盼的声音。车厢内回荡着一片喧闹的欢乐,回味无声微笑。

陌生的夜空上,乌云倾尽暴雨,遗憾退去。星空袒胸露乳,拉开了雨夜的帘。于是屋檐下,雨水与游人一同信步归去。

邂逅或许是两种回眸之后的对视。到后来,印象中她的身影无比遥远,只有那道目光始终在我眼前,在我眼里。你走来,只是为了与我擦肩而过。

听了三千次的歌,歌词还是没记住。仰望一万次星空,每一次都看到不一样的光。

把音乐调小声。

风有不同的味道,水也是,发呆时的幻想也是。只有我一成不变。

月光下莹莹的雪,好像月光的碎屑。春风不经过这里,它也爱这沉静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