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

我眼里的色彩太多,

   唯有你是纯白色。

我听得见万籁嘈杂,

   唯有你是静静的。

 

当我是河底的卵石,

   你是静静的小溪。

当我是惊扰的飞尘,

   你是纯白的雾气。

 

等到色彩纷纷褪去,

   底色便显露出来。

等到万籁一一沉寂,

   仍静静地不言语。

 

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

“凝望”的一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