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尔滨

哈尔滨是好奇妙的一个地方。拜占庭式的建筑鳞次栉比。通过俄罗斯这个纽带,罗马和中国穿越时空在此相会。交点就在这北方美丽的都市。

圣索菲亚大教堂我久闻其名。今天才得以匆匆一瞥。可惜我没带现金,时间又实在仓促。所以只得在外面驻足观赏了一会儿而已。

说实话,有些突兀。尤其是大门上那个军绿色的棉门帘,还有门帘上粉笔写的“入口”两字。

鸽群来回旋转。广场上人来人往。我知道这已是一个景点了。

之后去中央大街。大街的每一块石头都被踩得卵石也似。仿佛我是走在冬季枯涸的河床上。

不少建筑里透着年迈贵妇般的气质。虽然年轻不再却雍容华贵。

1922,牌子上这样写。我试图想想一百年前的街景。回头环视,依稀能见。

去哈尔滨本来是要参加模联,涨涨见识的。然而开了一上午的会,我们一行就逃了。在桌游室里快活地消磨了一整个下午的好时光。

跟哈工大相比,林大破败又冷清。唯独专家公寓倒是干净整洁。

周末在哈尔滨跟朋友们愉快地度过,我差不多已经忘记我的两场考试三篇论文一堆作业了。

回程的高铁上,旁边的孩子一直在吵闹。出站之后的出租车一如既往地让我头昏不已。

还有很多事要做,今天就到这儿了。

 

写于十二月二日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