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寂寞银河

宇宙真美!那样久远,这样辽阔,容纳一切幻想和行动以及所有客观事物,如此无以复加的至大至美。光凭和星云、地球和彗星一道成为宇宙的造物这点,人类就应该感到快乐。

宇宙从一场大爆炸中诞生,这是一场持续一百多亿年的爆炸。我们就正生活在这爆炸中的一粒尘埃之上。我们像是灰尘上的微生物。从宇宙的视角看,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当然有天体或者尘埃(以宇宙尺度看它俩差不多大小)没有的主观意识,我们吃吃喝喝,创造八大菜系和九百六十二种碳酸饮料,但是这都太微不足道了。渺小,短暂,这是一切人类造物,以及人类本身的特点。

宇宙中有没有其他生命?地球上有没有一个跟我完全契合的人?我觉得都有,但是宇宙和地球对我来说都太大了。超过十公里我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两颗星球如果离得太近,双方的引力互相牵引,把彼此拉近,最后合二为一。这不是和人类所称的婚姻一样可悲吗?

宇宙有一个最悲惨的结局。宇宙的膨胀正在加速,很久很久以后,它的膨胀速度就会超过光速。这样一来,所有星球都以超光速远离对方,两颗行星上的文明就再也没办法互相沟通,永远分别,消失在不可见宇宙中了。

当我们躺在夏季的草地上,看向银河,我们看到几亿几十亿年前的它的影子。然而终有一天(天似乎只是以太阳运行周期为标准的人类计时单位),宇宙中所有生命都会注视天空,等待银河消散。最后一缕光射向他们的眼睛(假如他们用这个器官感光),然后熄灯。夜幕永远变黑了。

鸟居

几只鸟停在你的房梁
那是一种荒凉的地方
我们失去停留的理由
秋天的谷仓空空荡荡
 
很多年以前石头垒在
轻如梦的诗歌两旁
人们愿意夜里打着伞
去十里路外的扬谷场
 
我像是河水流过池塘
路也很长,水也很凉
好在年年都有新麦子
秋天一定都是好时光

索内多 努文代努艾维

欧德罗斯地亚斯本德兰,塞兰登地多
艾西冷修德布兰达西布兰内达斯
以关达斯可萨斯布拉斯巴萨兰!
登德兰欧罗拉露娜罗斯比尤利内斯!
 
埃尔邦塞拉达日贝斯可莫对雷斯:
登德拉杜波斯,杜孔迪雄德德里格,
雅布拉兰欧德拉斯勾萨斯孔杜波斯:
洛斯卡巴尤斯贝勒地多斯德洛多牛。
 
阿文该努塞阿可莫埃斯达迪斯布艾斯多
爱拉莫勒耶那拉格兰德斯巴利卡斯
可莫兰地瓜蔑日德洛斯巴斯多雷斯,
 
以杜恩内日波尔沃德米可拉颂
(恩东德阿布兰因门索萨尔马内塞内斯)
以拉西波尔贝拉斯恩德雷山地阿斯

巴勃罗聂鲁达

奚疑

夜晚必是繁星之影
因此使观星者彻夜难眠

大鱼逡巡,月光饱和的
夜晚做过的所有事情
都不如流淌施恩施惠的小溪
汇入人间奇谭

并使我彻夜难眠

流水账

家里有我那么多日记,还有以前写的奇奇怪怪的各种东西。郑渊洁说,写日记最好写流水账。流水账,嗯,这词真美。

之前看过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每天拍一张家后面小树林的照片,之后把一年的几百张照片糅合到同一张图片里,四季分明各有颜色,妙到毫巅。流水账字面上有和它一样的意象,流水之账。要是对一条河流也做这样的事,也应该会是很有意思的作品。

水文资料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流水账呢?如果是的话,就可以给郦道元标注上,著名流水账记录家的名头。

就其本质来说,流水账也不错,或许它才是唯一有意义的日记的形式。普通平淡的日子是最好的日子,我很珍惜。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九场雪·前传

冬季幸福的第八场雪
把我的行踪掩埋
  
夜色艰深,令我难以阅读
或许那是另一门语言
或是进入而又已逃离我的双眼
  
雪是哪种月球的尘埃?
轻如灰烬,让南方人心头着火
为何说它不属于热带?
使拒绝道路的荒原生苔
  
假若我的囚衣单薄
为何在想到你时如此温暖,然而
北风吹蚀,必致万里无岩

泰山

无名之山属于夷人部落
东阿属于鲁
孔子和始皇帝的理想
以及农业和文学的三千年
我提到时已一梦归西

马,马车,宽阔马路
发展成为最东方的一切
帐篷里我嚼碎芹菜与甘草
蹄子磨坏了八座古都

负剑者离家出走
誓把故乡设立在远方,
在那里生活也在那里遗忘
在那里记住也在那里死亡

衣锦还乡之后,最后的游侠闭锁山门
寂寞千言
为如流水般逝去的绝艺招魂

理想

哪个季节火流向海洋
白羊的骨殖漂过死亡或婚姻之歌
占星术士常怀理想因此难以安定
皮肉充盈,以隐藏人的骷髅
 
哪个季节紫禁城宫闱洞开
从事文学和音乐的手工艺人
失落民间
漂过所有造物,然后求之于野
 
总有一扇门是最后的门
在那一天我不会拒绝也不会否认
总有一扇门任我进入
那天所有造物漂过我的内心,并且沉没

旗语

从远方而来
我相信有人正向远方走去
 
流浪的人
你的小旗子在何处?
这门需要幸福
否则不能进入

美人鱼

人类
双眼长蓄海水
我们还能够游泳
只不过要在傍晚前
浮出水面
 
那时月光照亮你的脸
找寻礁石的浪花
烂醉如泥

二十一岁,是野蛮人

因为时常怀疑自己,于是
分割猎物的时候我数:
二十个我,不少不多。

危言耸听的萨满把我逐出故乡。
(她说我传播异端思想)
又在思考要去的地方,所以
二十个我,流离失所。

大地不是平的或许
还很坎坷,这就是为何
二十个我,高低错落。

没成想天空之下长存悲戚,
勇士也得忍受别离,最后
二十个我,一无所获。

旷野,我说旷野上,
第二十一个我发明了诗歌,
应该还没人写过。

我去上海2021

2020和别的大部分年份一样,只有365天,而显得格外漫长。上半年我一个人在家,每周出门一趟采买食物,没日没夜的面壁冥想,吃了上百碗牛肉面,几乎绝望。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导致无可挽回的低谷。我只能一首接一首写诗,一本接一本读书,心情灰暗。我念我小学写的日记,念爷爷遗留的鲁迅全集,还找到了十岁的我写给未来的信。那些年当我忍着眼泪生缝了九针之后,我以为我能忍耐。但是肉体的伤害和心灵的疼痛不可同日而语,我早该知道。

夏天来了,我去山东散心,顺便采风——虽然最后什么也没写。后来临时决定再去西安,结果到了之后我在旅店躺了好几天,什么都不想干,脑子也完全不转动,就是休息。旅店底下的水盆羊肉好吃汤也不腻,冰峰也比别处便宜,我很爱。

难过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就像我不知道它怎么来的一样,我也不知它何时走的。我突然又开心起来了,没心没肺地开心起来了,又能说笑话了。虽然这一点饱受差评,但我仍然很爱。

然后就到了秋天,秋天之后是冬天,一个必然难忘的冬天。我就是一个在晚上也喝茶的人,想喝就喝,至于睡不睡得着就再说吧。如果夜很深,梦也值得期待,睡眠自然会如约而至。我不怕了,因为我的心……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午夜写于上海

子夜吴歌

除了两个口袋我一无所有
如果我突然死去
也可以只带着它们

出门前仔细检查日期无误
在这浮华艳丽的极乐之都
夜空中霓虹闪烁
万里无云恰如其分

有一瞬间,旧模旧样的家乡
忽如远方
使我记起一种
寂静无名的情愫


你可知,
我总是满怀期待
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你可知,
今夜月朗星疏

2021前夜,于外滩。

风雨一程

因为雨而取消旅行
原来你是迷路的小蒲公英呀

因为风而唱歌
原来我也是串快乐的风铃!

不要担心没能成行。即使没在苏州和烟台看见你,我们最后也会在长春见面的吧?因为我们是小蒲公英和风铃,一场春天里不能没有你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