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下南加利福尼亚

蓬莱山上一夜雪
将山和我
幸福地吹白了头
月轮亲切
让我心潮起伏

在港口停泊时候打一个招呼
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全部
不用许多 不需要雪 清澈而不污浊
在热带雨季相遇
我们互相打个招呼

南部以及海岸……一个中国人献给玛雅的故乡

风疲草软 我也很慵懒
不要问大地上升起的除了朝日和玉米还有什么
千年前部落中美丽的少女怀抱瓦罐和雨季
一步步走向山泉

泉水里栖息的动物和水神面对人类居住的屋顶
他们在那里生儿育女
看到一切食用和遗弃的 爱人的心脏
农业 战争 坟和骨灰

前一日我在梦里修筑长安六百个坊市
忽然有一场大雪
看到我的兄弟们
把石头连夜堆上阿尔班山

好天气

月光下的两条影子
何时拥有了你我的分野
正如云和雨有同一种构成

流落人间的仍是雪!

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
我怀疑风也把果子吹了下来
滚落天堂

亚洲也是一座著名的岛屿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我听说深圳乃是中国的资本主义之都,此言不假。深圳真是一具资本主义的世界奇观。——而一墙之隔的东莞怎么也能说得上是新自由主义陪都了。

说起东莞,最有名的莫过于它盛极一时的风俗业了。但若只是浮光掠影地看一看,嘿然一笑,那对于这些迷茫失措的妓女来说,未免太过于轻浮了,对沉渣泛起的罪恶之行亦不足以警示之。看客的这种放任忽视的罪过有时甚至大于嫖客们所犯的。

如果考虑到东莞的性别比例大到惊人(据说为130:100),这种现象似乎更难解释了。但最终说明这个问题,只用“婚恋市场”四个字就足够了。一切的资本主义,二十年间创造大都会的资本主义,洪水般摧毁一切非市场的资本主义,一旦进入到婚恋中,立刻也把它市场化了。男男女女,不再是能动有感情的人类,而只是一宗宗待选的商品,必须遵从商品经济的基本原理了。

大量涌入的劳动力,全以男性为主,导致东莞的性别比被贫穷工人拉得很高。这样一来,数量相对较少的女性似乎处在优势地位,在婚恋市场中似乎有很大的自由。而实际上贫穷工人并没有婚姻所需要的一大笔固定资产(而婚姻是财产的联合),因此婚姻是不能够的。同时女性工人则遭资本主义、官僚主义和集权主义迫害更深。劳动法失效,劳力充足又无工会,资本家必不愿付给女工相当的工资。大量的女性失业,得不到政府的救济。处在社会底层,被主流社会所抛弃的人们往往选择无视大多数秩序,——实际上他们也并没有什么选择。结构性的暴力就这样产生了。从工业革命时代的伦敦起,这个反直觉的现象多次在大地上复现:工业革命所提升的物的生产,竟减少了人的尊严。

根据甘博尔的统计,民国六年的上海的公娼占比达到1:137,私娼、赖以为生和业已从良者亦不计其数。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了人。建国以后,陈毅主政上海时期,改造了数万妓女,帮助她们重新融入社会成为劳动者。邓小平进行市场化之后,中国开始采取混合所有制,同时具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双重要素,所谓“双轨制”是也。在某些行业,社会主义的成分显著,在一些地区,几乎完全采取资本主义制度。

这也并非全无益处。东莞提供了上千万的就业岗位,创造了人均近两万的GDP——就数据而言达到了南部欧洲的水平,从南国小镇一跃而升为轻工业中心。但是这唯一可称道的经济,真的为普罗大众所用了吗?它用纺织工人的手指和女工的尊严为代价换来的,不过是资本家的property罢了。邓小平所采取的的政策真的使中国的经济得以发展,乃是确凿无疑的。但所增加的这种病态的经济未有减少大众的痛苦,犹而加剧之,亦不容置疑。如果说今日中国的右翼当权派、庸俗社会主义者、修正主义者、资产阶级新左翼一切的标准在于发展经济,其发展经济的要求又在于增长GDP,无疑是把社会和社会主义复杂的原理和实践过度简化了。社会主义的直接要求是发展生产力,但发展生产力本身并不构成最终的追求,人道的社会主义的发展生产力的目的不在于发展物,而在于增进人的幸福,也就是发展人本身。

从古到今,人类的一切历史就是生产力和暴力的历史。一开始,大地上的人类并不很多,以采集—狩猎者的形式,结成小团体漫无目的地游荡,逐渐布满了每块大陆。这一时代,各个小团体以血缘划分,团体之间的交流也主要是冲突而不是合作。因此,婚姻的形式是团体内部的近亲结婚,也就是血婚。

血婚团体会在人数超过采集—狩猎的承载上限前分裂,重组成两个或者更多的新团体。但是由于各团体之间具有血缘关系,团体之间的合作倾向越来越明显。他们往往会和平地划分领地,互不战争,甚至开展贸易。农业和牧业可能也是在这个阶段发明的。具有了较固定领地、进行农牧业生产的血缘团体就开始向氏族演变。氏族内部的长期通婚势必导致基因的劣化,所以在氏族之间开始采取普那路亚婚,也就是伙婚。

对婚也开始产生,但是从没有在多数地区占据过主流。因此伙婚之后的普遍婚姻制度是专偶婚。包括封建时代的古典专偶婚和现代专偶婚。专偶婚的产生是与私有财产和家庭的产生同时发生的。氏族之间也因生产力的发展而互相融合,产生了部族,部族联盟直到国家。

母系社会中并不存在私有财产,因为这一时期的剩余生产资料还不充足,这也正是母系社会在这一阶段产生和维持的原因:人的生产大于物的生产。(物的)剩余生产资料一旦充沛起来,人的生产开始让位于物的,母权让位于父权,社会制度随之开始改变。在很多地方,父系社会的开始时间很晚,有一些民族直到现代都未进入这一阶段。父系社会、专偶婚都是历史的产物,产生它们的因素也将使它们最终消亡。可以想见,在生产力发展的下一历史阶段,社会抚养将会代替家庭抚养——正如同几百几千年前家庭抚养代替了部落-氏族抚养,也就是说,专偶制、婚姻、家庭乃至父系社会这些过去几百上千年内习以为常甚至视为神圣的社会存在都会一同消亡。而我们接受这个事实可能不会比1949年废除延续数千年的一夫多妻制更困难。

人类不需要婚姻,就像鱼不需要自行车。真正神圣的爱情比婚姻的发明早得多,而私有制也是。或者说,正是物的私有导致了人的私有:人们将后代、配偶视作传递私有制下私有生产资料的工具,而不是更纯粹的人。维持这一代代相传的罪恶的纽带,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婚姻。——所谓的纽带,多少也可以视为束缚吧。

下半天

黑夜,飘过
河里河外的村庄
留不住她
她的手脚冰凉
熄灯之后摸了摸孩子的面庞

黑夜,一盏熄灭的灯
提起灯
一时间竟寂静无声

二〇二二

2022年的大写看起来像纯粹的几何一样美观,所以就让它永远停留在我的标题上面吧。

今年的生日以及跨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疲倦万分,犹抱着即将抵达成都的欣快。我感觉得到邻座的大哥也是一样的快乐,虽然他和我都一句话也没说,但那股子兴奋劲是藏不住的。

成都果然和我梦想中的一模一样,住在成都得有多快活!阿中我和阿姆三个人大吃大喝了两天,然后快乐地告别。他俩回到各自的地方,我则一个人飞到北京。

三号到九号都呆在北京,北京也是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样。不过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感受到冬天的氛围,所以围着小熊借我的被子,穿过北方的大街小巷,我开始觉得北京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小熊家楼下的保安大爷特喜欢我,每次见我来就笑呵呵:又来看女朋友!我就嘿嘿嘿地挠挠头,是呀是呀地进门。

刘老板居然告诉我说他已离职。我原以为我们起码也会呆个一两年,而且先走的会是我呢。这事也谈不上是好是坏,只是更让我觉得一切都变得这么快,大家都有些无所适从吧。

KOREWA UNMEI DESU

要爱!

我想把我终归尘埃的
土壤,心爱的花卉,玉米全部都
送给我的祖国,送给饥饿的贫穷的,来自美洲的
全世界善良的人

我想挂上城市的锁,如草木般露宿街头,再次为我们的时代滴下热泪。

我也想跨上春天其疾如风的驽马,走遍我和你的祖国,从南到北。

夜晚下降,
理想上升!
我感觉我的血液必会洁净如月光般普照
我开始相信自己受天意所钟

南方之夏

莫不是偶然经过
你只停留片刻
短暂相遇,然后长久分离

大地宽广,
路途漫长
寻死觅活的青年旅客,这时开心极了 在十室九空的婚姻外 看到众人发誓相忘 并将泪水隐藏

随便说说

整理稿子的时候,发现了刚上大学时写的很多东西,都细碎地不成章句。

不过看到的时候,还是像是重拾了记忆碎片似的呢。大学四年绝对是人生中最快乐的好时光,过得飞快。留下了那么多轻松欢快的记忆,数不清多的让我成长的大情小事,收获了许多的友谊、知识和爱,而已纷纷成为我生命中永志不忘的回忆了。

二营中间去深圳见到撒克的时候,我还感慨万分,发微博说,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了。结果没想到那一周之后我们就在长沙重聚。——我确实没料到是那时那地嘛!而且撒克临走前我又去了深圳,在小熊帮我订的宾馆里吃海鲜喝啤酒(那是个很吉利的宾馆)。他拎着没喝光的啤酒走了之后,醉醺醺的我又给回贵阳的小熊打了电话……

明天我马上要离开东莞搬到深圳去了。原本我对这座灰头土脸的城市颇有不满,不过因为熊小姐的缘故,我恐怕又对它有些不舍,只因为这一段美好的故事。

毕业似乎还不到半年呢,说来也就五个多月吧。但我们都经历了这么多,有人已换了第二份工作,有人公司似乎马上倒闭了,有人研究生都快要毕业,有人卖出了几万瓶沐浴露。写出这一段排比句,脑海便响起黄老板的Castle on the Hill了。

These people they raised me.

但我等不及要回去了吗?前天跟阿中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说呢,想回吉大看看。吉大是很好啦,但是这时候独自回去,满眼都是物是人非,触景生情,感时伤怀,哪里开心得起来呢?我们遂议再聚,惟阿姆哥在北京出差之故,地点还需商量。这回虽然没有撒克,成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不过等我去阿根廷、阿中到智利之后,相隔不远,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利马,似乎都还没有烟台到深圳远呢。

秋日烈火

南方的女儿,为什么是你
在麦田里放了场大火
从远方而来,到远方而去
为什么你也同样居无定所

隔着河流,眼看城镇
怀抱我们生儿育女的村庄 放火烧荒
南方的女儿,不要不承认
秋天是你放的第一把火

在那不期而遇的瞬间被火烧伤
使我的一条灵魂醉倒路旁
不要忘记我,姐姐
你是我秋天唯一的收获

珠江

今夜我遇到一位动人的姑娘,
说珠江是她南部的方言,静水流深,布满人世汪洋。

十月的姑娘徘徊渡口,十月的姑娘芳心暗许。漓江和邕江往这里流,天南地北的人往这里走。

今夜对那悲伤的一切我心无挂念。打马而来,乘船离去。
十月的美好我知道与你我有关。

恒星不动

灰尘上落了遥远的雪
落上曾有一瞥的无名飞鸟
苍茫如叶,与暮色多般配

在这生命中额外的一天
我发现夕阳并不比麦子昏黄

朝生暮死,到下午才察觉
面对夕阳
我将大哭一场

奔流到海不复回

月光迈进我的门槛,我不敢遮掩,
我对她甚是喜欢。
月光如洗,
我知道今晚有好的风水。
想到你,以及人世间的一切聚会和分离,让我又悲又喜。

月光泡在竹林里,岩石锈迹斑斑,
而我,我不相信海枯石烂,我只相信
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并且就在这一天。

你好大晴天

六月末,海边的妇人
小巷里的孩子
看见鸿雁飞过
据说是很吉祥的预兆

朝夕相照地住在岸上
我感觉到今日和今生的晴朗
你的河流接得住多少雨水
在什么地方平静,又在什么地方宽广

七月初,飞过天际我们偶然相遇,看了又看
十二个弟兄
一齐走向大地,霞光万道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毛泽东

不要问
不要讲
有那样一个地方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一切似乎都要失落
至少也是沉默
只有他五月的播种
在土壤里疯长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