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星不动

灰尘上落了遥远的雪
落上曾有一瞥的无名飞鸟
苍茫如叶,与暮色多般配
在这生命中额外的一天
我发现夕阳并不比麦子昏黄

朝生暮死,到下午才察觉
面对夕阳
我将大哭一场

奔流到海不复回

月光迈进我的门槛,我不敢遮掩,
我对她甚是喜欢。
月光如洗,
我知道今晚有好的风水。
想到你,以及人世间的一切聚散和分离,让我又悲又喜。

月光泡在竹林里,岩石锈迹斑斑,
而我,我不相信海枯石烂,我只相信
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并且就在这一天。

你好大晴天

六月末,海边的妇人
小巷里的孩子
看见鸿雁飞过
据说是很吉祥的预兆

朝夕相照地住在岸上
我感觉到今日和今生的晴朗
你的河流接得住多少雨水
在什么地方平静,又在什么地方宽广

七月初,飞过天际我们偶然相遇,看了又看
十二个弟兄
一齐走向大地,霞光万道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我只是看看

离开的时候 雨不算什么
只是显得大地上的事情明亮而又沉重
我记起了一切,但那毫无意义

我们都不以回忆为生
因此刻薄而多情
短暂相遇,然后长久分离
寻死觅活的青年旅客,这时开心极了 在十室九空的婚姻外 看到众人发誓相忘 并将泪水隐藏

毛泽东

不要问
不要讲
有那样一个地方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一切似乎都要失落
至少也是沉默
只有他五月的播种
在土壤里疯长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

闭上双眼
然后把所有星光闪烁的瞬间称作
夜晚
仍然缺乏理智而富有情感

忽暗忽明的月亮,在古诗里高悬
与我相互照耀
如一服性寒味苦的中药
使池塘荡起潮汐,并且失恋;

生来面对中国星座
好像还没过太久 
离开的时候
人们是多么的遗憾

木心

莫不是偶然经过
你只停留片刻
或是追随系上花儿的果树
回到了忧伤的季节

从西到东的世界过于宽广
使我们再不能相见

我从黄昏中失去一切
最美的行人哪
愿你将我宽恕,深埋大地
并且进入另一首诗歌

终于又是深夜
看不见
你,也不见月色
大地飘零我的落叶

春夜

如胶似漆的黑夜里面
可曾有人看见
什么安静生长的槐树
遮住哪间房屋

或是哪座庙宇
一位女孩子
走上前来,打量经书
使七百七十天斋醮
幻灭虚无

所有生于春日的人之中
我最盲目,因此马群与我失散
也因此回到缄默的黑夜
听她倾诉

鸟居

几只鸟停在你的房梁
那是一种荒凉的地方
我们失去停留的理由
如果你不再住在谷仓
 
很多年以前石头垒在
轻如梦的诗歌两旁
人们愿意夜里打着伞
去十里路外的扬谷场
 
我像是河水流过池塘
路也很长,水也很凉
好在年年都有新麦子
秋天一定都是好时光

索内多 努文代努艾维

欧德罗斯地亚斯本德兰,塞兰登地多
艾西冷修德布兰达西布兰内达斯
以关达斯可萨斯布拉斯巴萨兰!
登德兰欧罗拉露娜罗斯比尤利内斯!
 
埃尔邦塞拉达日贝斯可莫对雷斯:
登德拉杜波斯,杜孔迪雄德德里格,
雅布拉兰欧德拉斯勾萨斯孔杜波斯:
洛斯卡巴尤斯贝勒地多斯德洛多牛。
 
阿文该努塞阿可莫埃斯达迪斯布艾斯多
爱拉莫勒耶那拉格兰德斯巴利卡斯
可莫兰地瓜蔑日德洛斯巴斯多雷斯,
 
以杜恩内日波尔沃德米可拉颂
(恩东德阿布兰因门索萨尔马内塞内斯)
以拉西波尔贝拉斯恩德雷山地阿斯

巴勃罗聂鲁达

奚疑

夜晚必是繁星之影
因此使观星者彻夜难眠

大鱼逡巡,月光饱和的
夜晚做过的所有事情
都不如流淌施恩施惠的小溪
汇入人间奇谭

并使我彻夜难眠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九场雪·前传

冬季幸福的第八场雪
把我的行踪掩埋
本就无人拜访的家门
也不向哪阵风敞开
  
夜色艰深,令我难以阅读
或许那是另一门语言
或是进入而又已逃离我的双眼
  
雪是哪种月球的尘埃?
轻如灰烬,让南方人心头着火
为何说它不属于热带?
使拒绝道路的荒原生苔
  
假若我的囚衣单薄
为何在想到你时如此温暖,然而
北风吹蚀,必致万里无岩

泰山

无名之山属于夷人部落
东阿属于鲁
孔子和始皇帝的理想
以及农业和文学的三千年
我提到时已一梦归西

马,马车,宽阔马路
发展成为最东方的一切
帐篷里我嚼碎芹菜与甘草
蹄子磨坏了八座古都

负剑者离家出走
誓把故乡设立在远方,
在那里生活也在那里遗忘
在那里记住也在那里死亡

衣锦还乡之后,最后的游侠闭锁山门
寂寞千言
为如流水般逝去的绝艺招魂

理想

哪个季节火流向海洋
白羊的骨殖漂过死亡或婚姻之歌
占星术士常怀理想因此难以安定
皮肉充盈,以隐藏人的骷髅
 
哪个季节紫禁城宫闱洞开
从事文学和音乐的手工艺人
失落民间
漂过所有造物,然后求之于野
 
总有一扇门是最后的门
在那一天我不会拒绝也不会否认
总有一扇门任我进入
那天所有造物漂过我的内心,并且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