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僧曰

来时毫无征兆 消失了无踪迹的
洪水猛兽 和爱情
除非站在高处 否则怎么抵挡这场席卷?

十二点 地铁站台 最后一次离开
分别时多么不舍 不舍后 还是继续生活
我连物都不信能私有 为何单单想要得到你?
想到你 我的躯体空空旷旷
没有一丝风经过内心

天空倾斜 雨水 开始 滑落
大地拥挤又繁忙 人类真如恒河沙数 宇宙尘埃
雪必然晶莹 秋日必然难忘

你必然是居无定所的
我王国的最后一人

巴塞罗那

我问在地中海边等待落日的旅客
他说他必然会想到你
唯一待定的关于她本质的诘问 
是否只是一个亲切而神秘的名字?
(如果连欲望都在野地外头烧成灰烬
为何他的屋子会在大火中独存?)

在夜里 等你的 八月 月亮是仍旧哀驰
半辆银白的马车在大海上光芒只是隐隐可见
从砖石走近草木 从草木倾向泥沙
我的屋顶 拒绝了雨水和月照
而我也与月亮本人渐渐疏远了

哦,哎,
亲爱的 生在岸边饮用盐水的少女啊
知不知道田埂纵横的街道里的人们
早上想睡觉,夜里潮湿。
最后在生和死的间隙里写了这首诗?

阿维拉

阿维拉夕光转淡,
直到——

夜里,水乡来的人倒了一杯酒,
那酒杯满了又空。

早上渡河的人,到中午必将去而复返。
去而复返的人们啊,
涉水入河中。

BBAA. II

月光还没来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很久。
几乎走到大地的尽头,甚至隐约
看见一条其色为白,其质如银的河流。

听说你十世轮回里不幸 生为高乔人的儿子,
退耕还林,然后在那里放牧,整整三个世代,
并在知名不具的夜里 爱上镇子里的纺织女工,

最后随着衰老鸟群一起消失无踪。
临走前只剩下那个曾周游列国的阿根廷人的呓语:
天空摇摇欲坠。
必须发明城市,建筑高楼 来支撑天幕
所以巴别塔拔地而起——只要一个咒语!
东方和西方的......天南地北的......来客
手足相抵,喝了一杯麦酒,再散落天涯,永世不得回返。

在筒仓的大火中,忽的 想起我住在坟里,
于是打开出卖我祖先土地的田契:
包括三条鬼魂,一百年里不许离开过家乡
一座矿山,建在马普切月光下的街道。
还有这座名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短墙,
是我啃食 日夜增长的指甲的地方

两年前在珠江岸丢了一把伞,
之后浇了多少的雨。
而我在我们生与死的间隙里,
只想过那一种晴朗的日子。

哎,正说到这,斯德哥尔摩的提琴声正在辽阔,西风般从海面吹过。
一听那时,就仿佛有人乘船而来
载着艾草来换大理石,然后还要回去,空空如也地去见你。

那些没有雨水的日子晴朗而悲伤,像你十世未偿的灾荒。
我那一料的小船,
有时随珠江涌上心头。

世界的年岁

往往要到圣诞节才察觉年岁啊。
一位东方国王
眼看伯利恒之星,偶尔之间目睹一尾飞鸟衔心,南渡北归。

生为木匠的孩子,我恰好带着一颗圣徒般从不枯萎的心脏
翻山越岭,
那秋季时的无穷枝叶,以及今年的大米和渔获,装进了哪只背篓。
有时稻草吹在你忽然忘记一切的心头
甚至是艳阳高照美洲的玉米和中国芦苇......

坐在普罗旺斯的石岸,
想起你友爱的亲吻,南方的山岗和慈悲:

人生在世,我已决定跟这世界
浪漫千回。

二零二二,尼斯的圣诞夜

大赞辞

星期几来自外语
在非洲的富饶之地说起 是何方言叶

我们轻声细语
异乡的口音洒落一地

星期几属于穆斯林少女?
这话再也没人问起

记在得土安的摩托车上

南部以及海岸……一个中国人献给玛雅的故乡

风疲草软 我也很慵懒
不要问大地上升起的除了朝日和玉米还有什么
千年前部落中美丽的少女怀抱瓦罐和雨季
一步步走向山泉

泉水里栖息的动物和水神面对人类居住的屋顶
他们在那里生儿育女
看到一切食用和遗弃的 爱人的心脏
农业 战争 坟和骨灰

前一日我在梦里修筑长安六百个坊市
忽然有一场大雪
看到我的兄弟们
把石头连夜堆上阿尔班山

布宜诺斯艾利斯

月光下的两条影子
何时拥有了你我的分野,正如云和雨有同一种构成

流落人间的仍是雪!

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
风也把果子吹了下来,滚落天堂
掉落在大西洋城市的街道

两千年前去往西方的三名国王 必然来到
先来的叫爱情 后来的叫死亡

而亚洲也是一座著名的岛屿
苍茫 艳丽 如同往日歌曲

自由

我想把我终归尘埃的
土壤,心爱的花卉,玉米全部都
送给我的祖国,送给饥饿的贫穷的,来自美洲的
全世界善良的人

我想挂上城市的锁,如草木般露宿街头,再次为我们的时代滴下热泪。

我也想跨上春天其疾如风的驽马,走遍我和你的祖国,从南到北。

夜晚下降,理想上升!
我感觉我的血液必会洁净如月光般普照
我开始相信自己受天意所钟

秋日烈火

南方的女儿,为什么是你
在麦田里放了场大火
从远方而来,到远方而去
为什么你也同样居无定所

隔着河流,眼看城镇
怀抱我们生儿育女的村庄 放火烧荒
南方的女儿,不要不承认
秋天是你放的第一把火

在那不期而遇的瞬间被火烧伤
使我的一条灵魂醉倒路旁
不要忘记我,姐姐
你是我秋天唯一的收获

珠江

今夜我遇到一位动人的姑娘,
说珠江是她南部的方言,静水流深,布满人世汪洋。

十月的姑娘徘徊渡口,十月的姑娘芳心暗许。漓江和邕江往这里流,天南地北的人往这里走。

今夜对那悲伤的一切我心无挂念。打马而来,乘船离去。
十月的美好我知道与你我有关。

奔流到海不复回

月光迈进我的门槛,我不敢遮掩,
我对她甚是喜欢。
月光如洗,
我知道今晚有好的风水。
想到你,以及人世间的一切聚会和分离,让我又悲又喜。

月光泡在竹林里,岩石锈迹斑斑,
而我,我不相信海枯石烂,我只相信
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并且就在这一天。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毛泽东

不消说,是一道月光
上登天堂
成为夜晚本身
并且开始有了一点点明亮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

不要问 也不用讲
在这无人知晓的夜晚
我心头闪过芸芸众生
忽然热泪盈眶

关于死亡的梦

闭上双眼
然后把所有星光闪烁的瞬间称作
夜晚
仍然缺乏理智而富有情感

忽暗忽明的月亮,在古诗里高悬
与我相互照耀
如一服性寒味苦的中药
使池塘荡起潮汐,痛失堤岸;

生来面对中国星座
好像还没过太久 
离开的时候
人们是多么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