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南加利福尼亚

蓬莱山上一夜雪
将山和我
幸福地吹白了头
月轮亲切
让我心潮起伏

在港口停泊时候打一个招呼
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全部
不用许多 不需要雪 清澈而不污浊
在热带雨季相遇
我们互相打个招呼

南部以及海岸……一个中国人献给玛雅的故乡

风疲草软 我也很慵懒
不要问大地上升起的除了朝日和玉米还有什么
千年前部落中美丽的少女怀抱瓦罐和雨季
一步步走向山泉

泉水里栖息的动物和水神面对人类居住的屋顶
他们在那里生儿育女
看到一切食用和遗弃的 爱人的心脏
农业 战争 坟和骨灰

前一日我在梦里修筑长安六百个坊市
忽然有一场大雪
看到我的兄弟们
把石头连夜堆上阿尔班山

好天气

月光下的两条影子
何时拥有了你我的分野
正如云和雨有同一种构成

流落人间的仍是雪!

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
我怀疑风也把果子吹了下来
滚落天堂

亚洲也是一座著名的岛屿

下半天

黑夜,飘过
河里河外的村庄
留不住她
她的手脚冰凉
熄灯之后摸了摸孩子的面庞

黑夜,一盏熄灭的灯
提起灯
一时间竟寂静无声

要爱!

我想把我终归尘埃的
土壤,心爱的花卉,玉米全部都
送给我的祖国,送给饥饿的贫穷的,来自美洲的
全世界善良的人

我想挂上城市的锁,如草木般露宿街头,再次为我们的时代滴下热泪。

我也想跨上春天其疾如风的驽马,走遍我和你的祖国,从南到北。

夜晚下降,
理想上升!
我感觉我的血液必会洁净如月光般普照
我开始相信自己受天意所钟

南方之夏

莫不是偶然经过
你只停留片刻
短暂相遇,然后长久分离

大地宽广,
路途漫长
寻死觅活的青年旅客,这时开心极了 在十室九空的婚姻外 看到众人发誓相忘 并将泪水隐藏

秋日烈火

南方的女儿,为什么是你
在麦田里放了场大火
从远方而来,到远方而去
为什么你也同样居无定所

隔着河流,眼看城镇
怀抱我们生儿育女的村庄 放火烧荒
南方的女儿,不要不承认
秋天是你放的第一把火

在那不期而遇的瞬间被火烧伤
使我的一条灵魂醉倒路旁
不要忘记我,姐姐
你是我秋天唯一的收获

珠江

今夜我遇到一位动人的姑娘,
说珠江是她南部的方言,静水流深,布满人世汪洋。

十月的姑娘徘徊渡口,十月的姑娘芳心暗许。漓江和邕江往这里流,天南地北的人往这里走。

今夜对那悲伤的一切我心无挂念。打马而来,乘船离去。
十月的美好我知道与你我有关。

恒星不动

灰尘上落了遥远的雪
落上曾有一瞥的无名飞鸟
苍茫如叶,与暮色多般配

在这生命中额外的一天
我发现夕阳并不比麦子昏黄

朝生暮死,到下午才察觉
面对夕阳
我将大哭一场

奔流到海不复回

月光迈进我的门槛,我不敢遮掩,
我对她甚是喜欢。
月光如洗,
我知道今晚有好的风水。
想到你,以及人世间的一切聚会和分离,让我又悲又喜。

月光泡在竹林里,岩石锈迹斑斑,
而我,我不相信海枯石烂,我只相信
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并且就在这一天。

你好大晴天

六月末,海边的妇人
小巷里的孩子
看见鸿雁飞过
据说是很吉祥的预兆

朝夕相照地住在岸上
我感觉到今日和今生的晴朗
你的河流接得住多少雨水
在什么地方平静,又在什么地方宽广

七月初,飞过天际我们偶然相遇,看了又看
十二个弟兄
一齐走向大地,霞光万道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毛泽东

不要问
不要讲
有那样一个地方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一切似乎都要失落
至少也是沉默
只有他五月的播种
在土壤里疯长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

闭上双眼
然后把所有星光闪烁的瞬间称作
夜晚
仍然缺乏理智而富有情感

忽暗忽明的月亮,在古诗里高悬
与我相互照耀
如一服性寒味苦的中药
使池塘荡起潮汐,痛失堤岸;

生来面对中国星座
好像还没过太久 
离开的时候
人们是多么的遗憾

春夜

如胶似漆的黑夜里面
可曾有人看见
什么安静生长的槐树
遮住哪间房屋

或是哪座庙宇
一位女孩子
走上前来,打量经书
使七百七十天斋醮
幻灭虚无

所有生于春日的人之中
我最盲目,因此马群与我失散
也因此回到缄默的黑夜
听她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