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大晴天

六月末,海边的妇人
小巷里的孩子
看见鸿雁飞过
据说是很吉祥的预兆

朝夕相照地住在岸上
我感觉到今日和今生的晴朗
你的河流接得住多少雨水
在什么地方平静,又在什么地方宽广

七月初,飞过天际我们偶然相遇,看了又看
十二个弟兄
一齐走向大地,霞光万道

奔流到海不复回

亲爱的分水岭
这个季节
我将与世界重归于好
走出洞穴
放火烧荒
把空无一人的家庭
种在人丁兴旺的大地

海南边绝望的少女
不言不语,平静离去
放弃了回忆的恶习

为了寻找那位绝望的少女
我们必将倒向古老而干枯的水渠
带有大河小河的味道
有时流淌一会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我只是看看

离开的时候 雨不算什么
只是显得大地上的事情明亮而又沉重
我记起了一切,但那毫无意义

我们都不以回忆为生
因此刻薄而多情
短暂相遇,然后长久分离
寻死觅活的青年旅客,这时开心极了 在十室九空的婚姻外 看到众人发誓相忘 并将泪水隐藏

毛泽东

不要问
不要讲
有那样一个地方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一切似乎都要失落
至少也是沉默
只有他五月的播种
在土壤里疯长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

今日は

说起鸡娃,我说我以后肯定不这么干,说不定还得走另一个极端,就让我孩子瞎玩,乐呵就行。那谁还不信,嗨那,我自个信就行啦。

中国人好像是有那个大病,就有挤破头想当人上人那个瘾。有些人自己此生无望,不行了,就指望着孩子行,那话说的,阶级跳跃嘛。都说别人是望子成龙,这是望子成龙max plus x pro版,真带劲。可是何必呢?有人当人上人就得有人当人下人,这又何苦来哉?我们整平等点不行吗?非得分个三六九等就开心了吗?阶级里只有最上一级很开心,底下每级都难受,所以当初才说要消灭阶级,我看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想想也没辙,既得利益嘛,得到了一点之后就变保守了,小市民的固有特征。当然这没有说小市民不好的意思,我也是小市民。小市民好!但反正是前天激进,昨天进步,今天中立,明天保守,后天反动,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说我孩子以后当个什么木匠水管工就很可以了。有人说啊那不可能,说到那时候你就不那么想啦,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我说有这个可能,因为我可能根本找不到愿意和我结婚的人,也有可能到那时候还是很恐婚恐育。那可真是皆大欢喜了,不是小欢喜,是真真的大欢喜。

话说回来,木匠水管工什么的,一直都不算是低收入群体,技术工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是铁饭碗。蒙古人杀花剌子模的时候还知道把工匠保护起来呢,小白领可就倒霉多了。小白领不仅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还是无产阶级中最低下的那种。普通工人只是不掌握生产资料和工具,本身仍然带有自组织的可能。钢铁厂木材厂能集体化,而想让现代化电子科技大企业集体化是不可能的。白领连自我组织的能力都没有,也就在网上发发牢骚,此生无望啦。

此生无望是个好事,真的,至少部分地是个好事。无望就代表着排除了一个不可能走通的错误选项。鸡娃们可能走了十几年二十几年才发现,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们的时代里已经没有他们父母那时候的阶级流通的可能了。要到那时候再醒悟,可就有点晚了。

应试教育挺好的,素质教育也不错。但是我更喜欢快乐教育,对我个人来说是这样。既然已经有这么多人上杆子抢着奋斗,那这个社会还挺有希望的嘛。我的孩子就玩玩乐乐,给别人的孩子努力奋斗加油助威就好了。

分配是个问题,分给小白领的太多,给工人的太少,这不公平。白领们996不是太大问题,但是工人们的劳动环境、时长和收入都太不理想。而且还有个新技术的问题,可能以后木匠活瓦匠活都用机器替代了。不过无所谓,服务行业总不缺岗位。

好多家长说,孩子呀我也不求别的,只要你健康快乐就好了!大部分都是假的,他们最希望的不是孩子健康快乐,是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说归说,出人头地本身没什么不好,只是要是像鸡娃那样,和健康快乐有冲突的话,我还是喜欢健康快乐。人生真的还挺短的,要是还不快乐,大概会很难受的。

闭上双眼
然后把所有星光闪烁的瞬间称作
夜晚
仍然缺乏理智而富有情感

忽暗忽明的月亮,在古诗里高悬
与我相互照耀
如一服性寒味苦的中药
使池塘荡起潮汐,并且失恋;

生来面对中国星座
好像还没过太久 
离开的时候
人们是多么的遗憾

木心

莫不是偶然经过
你只停留片刻
或是追随系上花儿的果树
回到了忧伤的季节

从西到东的世界过于宽广
使我们再不能相见

我从黄昏中失去一切
最美的行人哪
愿你将我宽恕,深埋大地
并且进入另一首诗歌

终于又是深夜
看不见
你,也不见月色
大地飘零我的落叶

耻和雪耻的轮回充塞中国的整部历史。对个人来说也是这样,对国家民族来说亦然如此。

关于自信与不自信的争论,可能是中国特有的议题。自信与否跟自己个人没有关系,而跟其他人的审视有关。如果其他人审视之后,觉得这个人不够格,那他的自信反而带来一种耻辱。儒家学说历行百代,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耻感文化,从两三千年前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到今天成体系的儒家学说虽已不再是官方哲学,但是它对于人们思维方式的影响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从造字的本意来看,耻这个字左边是耳,右边是心,从耳朵之中听到别人的批评,内心觉得羞愧,这就是耻了。廉耻之心被视为旧道德的基础,而道德本身就是维持这个社会的必要的标准。所以有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说法。耻辱就像是驱赶牲畜的鞭子,一旦牲畜走向错误的方向,这个鞭子就会抽打它,使它感到疼痛。这样就必然有很多人并不喜欢这样一种负面的激励方式。因为社会的评判与个人的思想或有冲突,而它对我们的规划可能并不总是我们所希望的。一旦我们做出有违社会评判的事情,社会就会向我们本身施加很大的压力。这压力虽然不至于让我们粉身碎骨,但有时确实有点透不过气来。

社会的解放有两方面的要求,一方面要尽可能的减少对人自身的束缚,另一方面要争取人本身的自由发展。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包容、更开放的社会吗?我们希望获得更多、更自由的选择权利吗?耻感既是一种痛苦的禁锢,又是一根良善的准绳,区别只在于如何运用罢了。

春夜

如胶似漆的黑夜里面
可曾有人看见
什么安静生长的槐树
遮住哪间房屋

或是哪座庙宇
一位女孩子
走上前来,打量经书
使七百七十天斋醮
幻灭虚无

所有生于春日的人之中
我最盲目,因此马群与我失散
也因此回到缄默的黑夜
听她倾诉

寂寞银河

宇宙真美!那样久远,这样辽阔,容纳一切幻想和行动以及所有客观事物,如此无以复加的至大至美。光凭和星云、地球和彗星一道成为宇宙的造物这点,人类就应该感到快乐。

宇宙从一场大爆炸中诞生,这是一场持续一百多亿年的爆炸。我们就正生活在这爆炸中的一粒尘埃之上。我们像是灰尘上的微生物。从宇宙的视角看,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当然有天体或者尘埃(以宇宙尺度看它俩差不多大小)没有的主观意识,我们吃吃喝喝,创造八大菜系和九百六十二种碳酸饮料,但是这都太微不足道了。渺小,短暂,这是一切人类造物,以及人类本身的特点。

宇宙中有没有其他生命?地球上有没有一个跟我完全契合的人?我觉得都有,但是宇宙和地球对我来说都太大了。超过十公里我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两颗星球如果离得太近,双方的引力互相牵引,把彼此拉近,最后合二为一。这不是和人类所称的婚姻一样可悲吗?

宇宙有一个最悲惨的结局。宇宙的膨胀正在加速,很久很久以后,它的膨胀速度就会超过光速。这样一来,所有星球都以超光速远离对方,两颗行星上的文明就再也没办法互相沟通,永远分别,消失在不可见宇宙中了。

当我们躺在夏季的草地上,看向银河,我们看到几亿几十亿年前的它的影子。然而终有一天(天似乎只是以太阳运行周期为标准的人类计时单位),宇宙中所有生命都会注视天空,等待银河消散。最后一缕光射向他们的眼睛(假如他们用这个器官感光),然后熄灯。夜幕永远变黑了。

鸟居

几只鸟停在你的房梁
那是一种荒凉的地方
我们失去停留的理由
如果你不再住在谷仓
 
很多年以前石头垒在
轻如梦的诗歌两旁
人们愿意夜里打着伞
去十里路外的扬谷场
 
我像是河水流过池塘
路也很长,水也很凉
好在年年都有新麦子
秋天一定都是好时光

索内多 努文代努艾维

欧德罗斯地亚斯本德兰,塞兰登地多
艾西冷修德布兰达西布兰内达斯
以关达斯可萨斯布拉斯巴萨兰!
登德兰欧罗拉露娜罗斯比尤利内斯!
 
埃尔邦塞拉达日贝斯可莫对雷斯:
登德拉杜波斯,杜孔迪雄德德里格,
雅布拉兰欧德拉斯勾萨斯孔杜波斯:
洛斯卡巴尤斯贝勒地多斯德洛多牛。
 
阿文该努塞阿可莫埃斯达迪斯布艾斯多
爱拉莫勒耶那拉格兰德斯巴利卡斯
可莫兰地瓜蔑日德洛斯巴斯多雷斯,
 
以杜恩内日波尔沃德米可拉颂
(恩东德阿布兰因门索萨尔马内塞内斯)
以拉西波尔贝拉斯恩德雷山地阿斯

巴勃罗聂鲁达

奚疑

夜晚必是繁星之影
因此使观星者彻夜难眠

大鱼逡巡,月光饱和的
夜晚做过的所有事情
都不如流淌施恩施惠的小溪
汇入人间奇谭

并使我彻夜难眠

流水账

家里有我那么多日记,还有以前写的奇奇怪怪的各种东西。郑渊洁说,写日记最好写流水账。流水账,嗯,这词真美。

之前看过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每天拍一张家后面小树林的照片,之后把一年的几百张照片糅合到同一张图片里,四季分明各有颜色,妙到毫巅。流水账字面上有和它一样的意象,流水之账。要是对一条河流也做这样的事,也应该会是很有意思的作品。

水文资料是不是也可以算作流水账呢?如果是的话,就可以给郦道元标注上,著名流水账记录家的名头。

就其本质来说,流水账也不错,或许它才是唯一有意义的日记的形式。普通平淡的日子是最好的日子,我很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