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二

2022年的大写看起来像纯粹的几何一样美观,所以就让它永远停留在我的标题上面吧。

今年的生日以及跨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疲倦万分,犹抱着即将抵达成都的欣快。我感觉得到邻座的大哥也是一样的快乐,虽然他和我都一句话也没说,但那股子兴奋劲是藏不住的。

成都果然和我梦想中的一模一样,住在成都得有多快活!阿中我和阿姆三个人大吃大喝了两天,然后快乐地告别。他俩回到各自的地方,我则一个人飞到北京。

三号到九号都呆在北京,北京也是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样。不过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感受到冬天的氛围,所以围着小熊借我的被子,穿过北方的大街小巷,我开始觉得北京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小熊家楼下的保安大爷特喜欢我,每次见我来就笑呵呵:又来看女朋友!我就嘿嘿嘿地挠挠头,是呀是呀地进门。

刘老板居然告诉我说他已离职。我原以为我们起码也会呆个一两年,而且先走的会是我呢。这事也谈不上是好是坏,只是更让我觉得一切都变得这么快,大家都有些无所适从吧。

KOREWA UNMEI DESU

要爱!

我想把我终归尘埃的
土壤,心爱的花卉,玉米全部都
送给我的祖国,送给饥饿的贫穷的,来自美洲的
全世界善良的人

我想挂上城市的锁,如草木般露宿街头,再次为我们的时代滴下热泪。

我也想跨上春天其疾如风的驽马,走遍我和你的祖国,从南到北。

夜晚下降,
理想上升!
我感觉我的血液必会洁净如月光般普照
我开始相信自己受天意所钟

南方之夏

莫不是偶然经过
你只停留片刻
短暂相遇,然后长久分离

大地宽广,
路途漫长
寻死觅活的青年旅客,这时开心极了 在十室九空的婚姻外 看到众人发誓相忘 并将泪水隐藏

随便说说

整理稿子的时候,发现了刚上大学时写的很多东西,都细碎地不成章句。

不过看到的时候,还是像是重拾了记忆碎片似的呢。大学四年绝对是人生中最快乐的好时光,过得飞快。留下了那么多轻松欢快的记忆,数不清多的让我成长的大情小事,收获了许多的友谊、知识和爱,而已纷纷成为我生命中永志不忘的回忆了。

二营中间去深圳见到撒克的时候,我还感慨万分,发微博说,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了。结果没想到那一周之后我们就在长沙重聚。——我确实没料到是那时那地嘛!而且撒克临走前我又去了深圳,在小熊帮我订的宾馆里吃海鲜喝啤酒(那是个很吉利的宾馆)。他拎着没喝光的啤酒走了之后,醉醺醺的我又给回贵阳的小熊打了电话……

明天我马上要离开东莞搬到深圳去了。原本我对这座灰头土脸的城市颇有不满,不过因为熊小姐的缘故,我恐怕又对它有些不舍,只因为这一段美好的故事。

毕业似乎还不到半年呢,说来也就五个多月吧。但我们都经历了这么多,有人已换了第二份工作,有人公司似乎马上倒闭了,有人研究生都快要毕业,有人卖出了几万瓶沐浴露。写出这一段排比句,脑海便响起黄老板的Castle on the Hill了。

These people they raised me.

但我等不及要回去了吗?前天跟阿中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说呢,想回吉大看看。吉大是很好啦,但是这时候独自回去,满眼都是物是人非,触景生情,感时伤怀,哪里开心得起来呢?我们遂议再聚,惟阿姆哥在北京出差之故,地点还需商量。这回虽然没有撒克,成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不过等我去阿根廷、阿中到智利之后,相隔不远,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利马,似乎都还没有烟台到深圳远呢。

秋日烈火

南方的女儿,为什么是你
在麦田里放了场大火
从远方而来,到远方而去
为什么你也同样居无定所

隔着河流,眼看城镇
怀抱我们生儿育女的村庄 放火烧荒
南方的女儿,不要不承认
秋天是你放的第一把火

在那不期而遇的瞬间被火烧伤
使我的一条灵魂醉倒路旁
不要忘记我,姐姐
你是我秋天唯一的收获

珠江

今夜我遇到一位动人的姑娘,
说珠江是她南部的方言,静水流深,布满人世汪洋。

十月的姑娘徘徊渡口,十月的姑娘芳心暗许。漓江和邕江往这里流,天南地北的人往这里走。

今夜对那悲伤的一切我心无挂念。打马而来,乘船离去。
十月的美好我知道与你我有关。

恒星不动

灰尘上落了遥远的雪
落上曾有一瞥的无名飞鸟
苍茫如叶,与暮色多般配

在这生命中额外的一天
我发现夕阳并不比麦子昏黄

朝生暮死,到下午才察觉
面对夕阳
我将大哭一场

奔流到海不复回

月光迈进我的门槛,我不敢遮掩,
我对她甚是喜欢。
月光如洗,
我知道今晚有好的风水。
想到你,以及人世间的一切聚会和分离,让我又悲又喜。

月光泡在竹林里,岩石锈迹斑斑,
而我,我不相信海枯石烂,我只相信
我们终究会得偿所愿,并且就在这一天。

你好大晴天

六月末,海边的妇人
小巷里的孩子
看见鸿雁飞过
据说是很吉祥的预兆

朝夕相照地住在岸上
我感觉到今日和今生的晴朗
你的河流接得住多少雨水
在什么地方平静,又在什么地方宽广

七月初,飞过天际我们偶然相遇,看了又看
十二个弟兄
一齐走向大地,霞光万道

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毛泽东

不要问
不要讲
有那样一个地方
 
墓地前
持刀持枪的大盗
一拥而上
将烈士刺伤
 
一切似乎都要失落
至少也是沉默
只有他五月的播种
在土壤里疯长
 
当我看向你
 朋友
你自不必怀疑
有这样一个地方

闭上双眼
然后把所有星光闪烁的瞬间称作
夜晚
仍然缺乏理智而富有情感

忽暗忽明的月亮,在古诗里高悬
与我相互照耀
如一服性寒味苦的中药
使池塘荡起潮汐,痛失堤岸;

生来面对中国星座
好像还没过太久 
离开的时候
人们是多么的遗憾

春夜

如胶似漆的黑夜里面
可曾有人看见
什么安静生长的槐树
遮住哪间房屋

或是哪座庙宇
一位女孩子
走上前来,打量经书
使七百七十天斋醮
幻灭虚无

所有生于春日的人之中
我最盲目,因此马群与我失散
也因此回到缄默的黑夜
听她倾诉

寂寞银河

宇宙真美!那样久远,这样辽阔,容纳一切幻想和行动以及所有客观事物,如此无以复加的至大至美。光凭和星云、地球和彗星一道成为宇宙的造物这点,人类就应该感到快乐。

宇宙从一场大爆炸中诞生,这是一场持续一百多亿年的爆炸。我们就正生活在这爆炸中的一粒尘埃之上。我们像是灰尘上的微生物。从宇宙的视角看,我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当然有天体或者尘埃(以宇宙尺度看它俩差不多大小)没有的主观意识,我们吃吃喝喝,创造八大菜系和九百六十二种碳酸饮料,但是这都太微不足道了。渺小,短暂,这是一切人类造物,以及人类本身的特点。

宇宙中有没有其他生命?地球上有没有一个跟我完全契合的人?我觉得都有,但是宇宙和地球对我来说都太大了。超过十公里我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两颗星球如果离得太近,双方的引力互相牵引,把彼此拉近,最后合二为一。这不是和人类所称的婚姻一样可悲吗?

宇宙有一个最悲惨的结局。宇宙的膨胀正在加速,很久很久以后,它的膨胀速度就会超过光速。这样一来,所有星球都以超光速远离对方,两颗行星上的文明就再也没办法互相沟通,永远分别,消失在不可见宇宙中了。

当我们躺在夏季的草地上,看向银河,我们看到几亿几十亿年前的它的影子。然而终有一天(天似乎只是以太阳运行周期为标准的人类计时单位),宇宙中所有生命都会注视天空,等待银河消散。最后一缕光射向他们的眼睛(假如他们用这个器官感光),然后熄灯。夜幕永远变黑了。

鸟居

几只鸟停在你的房梁
那是一种荒凉的地方
我们失去停留的理由
秋天的谷仓空空荡荡
 
很多年以前石头垒在
轻如梦的诗歌两旁
人们愿意夜里打着伞
去十里路外的扬谷场
 
我像是河水流过池塘
路也很长,水也很凉
好在年年都有新麦子
秋天一定都是好时光

索内多 努文代努艾维

欧德罗斯地亚斯本德兰,塞兰登地多
艾西冷修德布兰达西布兰内达斯
以关达斯可萨斯布拉斯巴萨兰!
登德兰欧罗拉露娜罗斯比尤利内斯!
 
埃尔邦塞拉达日贝斯可莫对雷斯:
登德拉杜波斯,杜孔迪雄德德里格,
雅布拉兰欧德拉斯勾萨斯孔杜波斯:
洛斯卡巴尤斯贝勒地多斯德洛多牛。
 
阿文该努塞阿可莫埃斯达迪斯布艾斯多
爱拉莫勒耶那拉格兰德斯巴利卡斯
可莫兰地瓜蔑日德洛斯巴斯多雷斯,
 
以杜恩内日波尔沃德米可拉颂
(恩东德阿布兰因门索萨尔马内塞内斯)
以拉西波尔贝拉斯恩德雷山地阿斯

巴勃罗聂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