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冬天在东北意味着
五个月的北风
与一地化不完的雪
与屋檐下一排排的冰棱
与又冷又黑又长的夜晚
 
我记得那年北风照常呼啸
从西伯利亚卷来
几十厘米的雪
就那么堆在地上

“像是给大地披上了白色的棉袄。”
小学时的作文里
我大概会这样地写
 
终于黑夜渐渐消散
大海吹来不那么冷的风
于是积雪就开始
肮脏地融化
 
冰冷时它是洁白的
等到被温暖了
却早已浑浊不堪
 
雪不能跟我一起
迎接春天

写于2016年12月8日。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