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

我问在地中海边等待落日的旅客
他说他必然会想到你
关于她本质的诘问 是否只是一个亲切而神秘的名字?
(如果连欲望都在野地外头烧成灰烬
为何他的屋子会在大火中独存?)

在夜里 等你的 八月 月亮是 仍旧哀驰
半辆银白的马车在大海上光芒只是隐隐可见
从砖石走近草木 从草木倾向泥沙
我的屋顶 拒绝了雨水和月照
而我也与月亮本人渐渐疏远了

哦,哎,
亲爱的 生在岸边饮用盐水的少女啊
知不知道田埂纵横的街道里的人们
早上想睡觉,夜里想死。
最后在生和死的间隙里写了这首诗?

作者: 张 云孙

吟游诗人,街头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