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热战

西方列强不断向独立国家施加外部压力,正如同殖民时代一样。不过殖民时代西方需要倾销市场和原料产地,故要各国开放。现在不希望新兴强国进入其市场同盟,故封锁之。这两者的内在逻辑相同,只是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展示形态相反罢了。

外部的压力导致各国内部本来矛盾重重的保守派、反动派、民族主义者、极权主义者 和极端主义者结成国内的右翼大同盟,正如同两个世纪前一样。国际上也是同理,阿拉伯的封建君主,什叶派的哈里发,阿富汗的圣战者,中国的右翼当权派,朝鲜的独裁者,俄罗斯的寡头,正在组成一个反动主义国际。如果秦国一边开始连横,山东各国必然开始用合纵来回应。这也是中外历史上多次重演的一幕。

西方列强无论内部何种政治派别上台,国际政策必然是右翼的和帝国主义的。这是其固有经济地位和阶段,包括垄断资本主义的优势和劣势所共同决定的。但是帝国主义需要保持已经控制的市场和原料产地,否则就趋于跌落或崩溃。因此主动排除中国出资本主义市场是不可能的,它正成为,并且日益成为资本主义堡垒。其内部的一半的资本主义经济正在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届时必然提出与今日西方列强同样的要求,这将抵触现存列强的利益。

和平解决矛盾并非全不可能,消解德国侵略欲望的不是割占普鲁士,而是组建煤钢共同体。组建类似欧盟的亚盟将会是和平解决的唯一出路。不过鉴于德国在进行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才统一了半个欧洲的市场,和平解决的可能看来比较小。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于德国和俄国的革命、奥匈和奥斯曼的崩溃。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于德国和日本的被征服。冷战结束于苏联的解体。世界冲突的首要解决形式考虑各大国的民族问题,无法弥合则解体,其次考虑阶级问题,无法弥合则革命。考虑到中国和美国的情况,中国落败的可能结果倾向于内部革命,美国则倾向于解体。考虑到现代民族国家的粘性,民族国家多次落败仍能够统一,多民族帝国则更难保持形态。中国近代的解体体现在越南、朝鲜宗主权的丧失,外东北、外西北的割让,外蒙古的独立和西藏、新疆的长期自治。这是多民族帝国的解体,但风险出清,利于民族国家的统合。鉴于中国高度统一的民族特性,以及面对外部压力挑战的内部应对,下一次革命倾向极右翼或右翼的可能性更大。

作者: 张扫雷

吟游诗人,不时唱唱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