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塔哥尼亚

北方找不到你,我到南方来

苔藓在台阶上留下绿的痕迹
草色引入帘幕之中青翠的部分
大雨滴进马群,
今年的第二十八场雨

那一年我记得真的很冷
山峰的一个坡地冻成了冰
——并且变成蓝色
因为天空的一块也深陷其中

苍鹰盘旋的公路
听说是开到世界的尽头 南方的最后一个港口
通往拉蒙和孔多的家乡
一扇刻写十字的小门,我只开了两次

四处是多少远方
中间又有多少 家乡
但是大地啊 我知道它辽阔
因为我们也深陷其中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