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单向镜

当我在一家被美国制裁的中国电信公司工作的时候,有人问我:你们真的能够窃听我的个人隐私吗?我按公司公关的标准答案回答:当然不能。

但我没说出口的后半段是,幸运的是我们不能,不幸的是,我们是唯一不能的。

无论我们身处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使用苹果手机,插入Vodafone的Nano信号卡,使用咖啡馆提供的免费Wi-Fi,观看Tik Tok上一条可爱的狗狗视频时,问题来了: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知道你在看这段视频?

很显然,答案是上述所有人都知道,只不过要么装作不知道,要么劝你相信他们不知道。

即使不提斯诺登的棱镜门这样恐怖的天网计划。只讨论普通的场景,我们也会发现,第三者的视线无处不在。这是因为,虽然数字时代的沟通显得异常方便,但却比任何时代都更复杂,而环节越复杂就越脆弱。

比如说,你在手机的任何操作都可能会被手机厂商得知——虽然大部分时候是匿名且无恶意的。插入电话卡,即使你不使用它,也会让手机自动和附近的基站开始收发信号,如果你看过一部007电影,你就会知道这可能代表什么。一旦你在任何App上进行操作,信号会从手机发送到基站,从基站汇聚到城市机房,再沿着国家干线送到服务器,有时候甚至需要经过海底电缆或者卫星。这其中的任何一部分被黑客控制,都会导致信息的泄露。好处是我们的运营商有很好的安全措施,坏处是“安全措施”本身就足够危险:它只意味着对运营商安全,而不是对使用者。

更别提现在所有人的手机都会打开GPS,不论是否在谷歌地图中导航。我选择摩托罗拉官网上的介绍:GPS是美国政府利用卫星控制的,受其国防部的政策和联邦无线电导航计划改变。

然后是App们,对这些手机里的小方块来说,收集信息简直是最简单的事。

很多时候我们通过手机输入法跟朋友在社交媒体上聊天,几分钟之后说话时谈到的事物竟然会出现在谷歌的网页广告上。或者我们在家里的Alexa上使用语音备忘录说要买黑色牛仔裤,但是打开Instagram竟然看到很多包括黑色牛仔裤的图片。这是单纯的巧合吗?还是我们生活在缸中之脑里,这都是现实世界里濒死身体对我们的警告?

在信息时代,我们每个人的信息都或多或少地被收集。我们的偏好、记忆甚至是不可告人的黑暗秘密,都放在单面镜的这一侧。他们能看得到我们的一切,但我们对这一切往往一无所知。

不过仔细想想,究竟是谁犯了错?运营商希望提供最完美的服务,Tik Tok希望给你推送最喜欢的内容,政府想保证公民们的安全,手机厂商想让你越用越顺手,谷歌真心推荐你买一条时髦的牛仔裤。他们有什么错呢?

更深一步的说,谈到大名鼎鼎的棱镜计划,美国总统同样也应该知道德国人的想法,万一他们想要造核武器毁灭世界呢?这当然很合理。

但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到底应该在安全和自由之间选择哪条边界线?或者我们到底有没有这个选择?

我觉得这个问题有一个并不显而易见的答案,就像谷歌著名的老口号:Don’t be evil。如果我们记住技术的最初目的是增加舒适而不是问题,社会的目的是行善而不是作恶,那么我们才有可能最终找到一条通往未来的安全出口。

因为原文是用西班牙语写给学校博客的,所以翻译成中文显得句法和修辞特别古怪。不过似乎也并无大碍。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