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二二

2022年的大写看起来像纯粹的几何一样美观,所以就让它永远停留在我的标题上面吧。

今年的生日以及跨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疲倦万分,犹抱着即将抵达成都的欣快。我感觉得到邻座的大哥也是一样的快乐,虽然他和我都一句话也没说,但那股子兴奋劲是藏不住的。

成都果然和我梦想中的一模一样,住在成都得有多快活!阿中我和阿姆三个人大吃大喝了两天,然后快乐地告别。他俩回到各自的地方,我则一个人飞到北京。

三号到九号都呆在北京,北京也是和我印象中的一模一样。不过或许是因为很久没有感受到冬天的氛围,所以围着小熊借我的被子,穿过北方的大街小巷,我开始觉得北京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小熊家楼下的保安大爷特喜欢我,每次见我来就笑呵呵:又来看女朋友!我就嘿嘿嘿地挠挠头,是呀是呀地进门。

刘老板居然告诉我说他已离职。我原以为我们起码也会呆个一两年,而且先走的会是我呢。这事也谈不上是好是坏,只是更让我觉得一切都变得这么快,大家都有些无所适从吧。

KOREWA UNMEI DESU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