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は

说起鸡娃,我说我以后肯定不这么干,说不定还得走另一个极端,就让我孩子瞎玩,乐呵就行。那谁还不信,嗨那,我自个信就行啦。

中国人好像是有那个大病,就有挤破头想当人上人那个瘾。有些人自己此生无望,不行了,就指望着孩子行,那话说的,阶级跳跃嘛。都说别人是望子成龙,这是望子成龙max plus x pro版,真带劲。可是何必呢?有人当人上人就得有人当人下人,这又何苦来哉?我们整平等点不行吗?非得分个三六九等就开心了吗?阶级里只有最上一级很开心,底下每级都难受,所以当初才说要消灭阶级,我看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不过想想也没辙,既得利益嘛,得到了一点之后就变保守了,小市民的固有特征。当然这没有说小市民不好的意思,我也是小市民。小市民好!但反正是前天激进,昨天进步,今天中立,明天保守,后天反动,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说我孩子以后当个什么木匠水管工就很可以了。有人说啊那不可能,说到那时候你就不那么想啦,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我说有这个可能,因为我可能根本找不到愿意和我结婚的人,也有可能到那时候还是很恐婚恐育。那可真是皆大欢喜了,不是小欢喜,是真真的大欢喜。

话说回来,木匠水管工什么的,一直都不算是低收入群体,技术工人在任何国家任何时代都是铁饭碗。蒙古人杀花剌子模的时候还知道把工匠保护起来呢,小白领可就倒霉多了。小白领不仅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还是无产阶级中最低下的那种。普通工人只是不掌握生产资料和工具,本身仍然带有自组织的可能。钢铁厂木材厂能集体化,而想让现代化电子科技大企业集体化是不可能的。白领连自我组织的能力都没有,也就在网上发发牢骚,此生无望啦。

此生无望是个好事,真的,至少部分地是个好事。无望就代表着排除了一个不可能走通的错误选项。鸡娃们可能走了十几年二十几年才发现,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们的时代里已经没有他们父母那时候的阶级流通的可能了。要到那时候再醒悟,可就有点晚了。

应试教育挺好的,素质教育也不错。但是我更喜欢快乐教育,对我个人来说是这样。既然已经有这么多人上杆子抢着奋斗,那这个社会还挺有希望的嘛。我的孩子就玩玩乐乐,给别人的孩子努力奋斗加油助威就好了。

分配是个问题,分给小白领的太多,给工人的太少,这不公平。白领们996不是太大问题,但是工人们的劳动环境、时长和收入都太不理想。而且还有个新技术的问题,可能以后木匠活瓦匠活都用机器替代了。不过无所谓,服务行业总不缺岗位。

好多家长说,孩子呀我也不求别的,只要你健康快乐就好了!大部分都是假的,他们最希望的不是孩子健康快乐,是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说归说,出人头地本身没什么不好,只是要是像鸡娃那样,和健康快乐有冲突的话,我还是喜欢健康快乐。人生真的还挺短的,要是还不快乐,大概会很难受的。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