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高山,并且为一道月光同时感到快慰和悲伤

不消说,是一道月光
上登天堂
成为夜晚本身
并且开始有了一点点明亮

昨天才刚到来
今晚就要离开
为了逃出故乡
我们付出了多少伤亡

在这无人知晓的夜晚
我心头闪过芸芸众生
忽然热泪盈眶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