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和雪耻的轮回充塞中国的整部历史。对个人来说也是这样,对国家民族来说亦然如此。

关于自信与不自信的争论,可能是中国特有的议题。自信与否跟自己个人没有关系,而跟其他人的审视有关。如果其他人审视之后,觉得这个人不够格,那他的自信反而带来一种耻辱。儒家学说历行百代,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耻感文化,从两三千年前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到今天成体系的儒家学说虽已不再是官方哲学,但是它对于人们思维方式的影响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从造字的本意来看,耻这个字左边是耳,右边是心,从耳朵之中听到别人的批评,内心觉得羞愧,这就是耻了。廉耻之心被视为旧道德的基础,而道德本身就是维持这个社会的必要的标准。所以有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说法。耻辱就像是驱赶牲畜的鞭子,一旦牲畜走向错误的方向,这个鞭子就会抽打它,使它感到疼痛。这样就必然有很多人并不喜欢这样一种负面的激励方式。因为社会的评判与个人的思想或有冲突,而它对我们的规划可能并不总是我们所希望的。一旦我们做出有违社会评判的事情,社会就会向我们本身施加很大的压力。这压力虽然不至于让我们粉身碎骨,但有时确实有点透不过气来。

社会的解放有两方面的要求,一方面要尽可能的减少对人自身的束缚,另一方面要争取人本身的自由发展。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包容、更开放的社会吗?我们希望获得更多、更自由的选择权利吗?耻感既是一种痛苦的禁锢,又是一根良善的准绳,区别只在于如何运用罢了。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