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下曲

趁着夜色匈奴马队穿过瀚海
丢下了衣衫褴褛的俘虏
“啊这月色真美,
可我就要死亡。”
 
这一昼夜我称之为衰老
在那之前来得及
举起双手,乞求和平
并与牧民的女儿 坠入情网
 
洪水退去的后半个晚上
问起十三个地方
那征楼兰破楼兰的军士
可曾安葬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