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场雪·前传

冬季幸福的第八场雪
把我的行踪掩埋
本就无人拜访的家门
也不向哪阵风敞开
  
夜色艰深,令我难以阅读
或许那是另一门语言
或是进入而又已逃离我的双眼
  
雪是哪种月球的尘埃?
轻如灰烬,让南方人心头着火
为何说它不属于热带?
使拒绝道路的荒原生苔
  
假若我的囚衣单薄
为何在想到你时如此温暖,然而
北风吹蚀,必致万里无岩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