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

我眨眨眼
天空忽明忽暗
地上的人们
便称此瞬间为一天

在这一天赞美太阳!

下午看小朋友的画展,孩子眼中的世界与大人的很不一样。随后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开始回忆童年。那时我一切的感受都与如今大不相同。由是稍微拾起了一点童心,就像小时候用一大团红色颜料涂抹一个圆并称其为太阳公公似的,简单地写了这四行诗。我又想起顾城的童年,他那曲折离奇又富有诗歌的童年,为什么最终竟将他导向不幸的结局?一个快乐有活力的孩子究竟是如何长成忧郁可悲的大人的?现实像空气一样逃无可逃,非要我们每分每秒地呼吸它不可。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