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归时

初见到你时离一切都还早
万物更始,我在每座风车下等待
为每天的心情取了名字
书信相通,等待唯一的候鸟

那时气候很好,天空又蓝又高
当湖泊生出皱纹时,春天已老
于是这个夜晚终于来到
像往常一样,星光普照

我为每个回到家乡的旅人唱歌
凭河流般的偏爱目送,千里迢迢
我是北方一座寂静的木桥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