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边缘的奇妙事件

“这不是我的季节。”
洋流送来的暖风说,
“我来迟了些,
却没料到这里这样热烈。”

除了我——也就是那个
花坛边贪玩的孩子之外,
没人听见季风的话。
他们忙着生活。

“我带来的都归你。”
季风掏空了羽毛口袋,
“既然你看见了我,
我绝不会吝啬。”

忘记最后我拿走了什么,
也不明白前因后果。
因此关于曾经发生的一切,
人们说得晦涩。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