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

草原向谷地蔓延
永久统治十万头灰狼和一种悲观
长着镔铁脚趾的万王之王
钓鱼的城堡前他第一次跌倒
苍鹰打渔的海浦里,骸骨下沉
 
腾格里拥有太阳
几乎灭绝的笛声叫醒后羿
江南的航道之间堵满水牛和杨柳
太牢奉献的哭泣穿过养由基
 
我的箭最能打动人心!
我的姓氏是尼山
我的道路是诗人
 
中国的胜利永远忠于诗人
照旧躺在山坡向阳的那面
灌溉的血汗来自全身披挂的农民
而我渐渐沉默,我的毫发忍耐劳役
我用竹简和丝帛应付母亲
 
家乡的麦子青了,灯火中看不出谁在晃动嘴唇
或许是我的眼睛折断,也许是因为黄昏
射箭,写诗。
答案本身为何也要发问?
 
嗟!受祝福的人们,快来饮下最后一杯泪水
山坡里面我已看见历史:
迷失的马群飞回紫塞旁的乡村

这首诗献给钓鱼城之战的伟大战士:将军,铁匠,农民,无名神射手……以及友情出演的蒙哥可汗。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