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

因为羞涩而吹熄目光
在夏天的末尾抵达莫斯科

羊倌招呼荒野的声音很大
带着双眼和安乐
多遗憾我没在夏天死去!
那样还赶得及在十二月复活

整粒渺小、幸福的行星
只有我的悲伤宽广
宽广如每日每夜的叶尼塞河

而我不用辩解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的世界可爱又广阔

但没等杜尼雅莎走出房间,她已进入另一个更幸福的梦境,那里的一切都像现实一样轻松美好,而且比现实更美,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