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运手

要是人生有固定轨迹
我想当大巴车司机
返回长春的高速公路上
梦想濒临灭亡

提不起丝毫悼念
我真的拥有过梦想?
不知往何处去的雪花
此时同旅客一样迷茫

如果考过了专业八级
我想当大巴车司机
人们值得以此为生
谁他妈想去那么远的地方?

我就爱做森林里最矮小的乔木
春天呀不要命令我生长
在本应该随波逐流的海洋
谁塞来一支莫名的桨?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