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夜里我有了许多羊
每数一遍就多一只
任凭时辰怎样驱赶
始终忠诚地守望
羊群的名字叫做失去的梦
明天的晨光不远
离我的回忆更近

羊!满头白发的新郎
你总是懂得告别的时机
山阴的草又苦又香
唉,羊,雄辩的羊
今日过去
夜晚漫长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