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苦等待

为了大雁
她用祖母留下的梳子召唤了春天
为了雨水
我们在屋檐底的青砖预留了孔洞

没有音信的日子包括二十个寒冬
等待的结局往往并非是再次相逢

华为这个池是什么池呀,你们这个池害人不浅哪。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