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这个春天里的一次日暮

 白色或是绯红的 彩云与云彩
 春天很好 只是正在变坏

 房顶长出丁香
 灰燕在灯管上盘旋
 窗外走了一位客人
 屋子里来了一阵小雨

 春天是一场绵延的节日
 你看它时 它还在这里
 但我怀疑 就要戛然而止
 初夏又从何开始呢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