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纪念

阳历新年到了,这天也是我的生日。

十八年前,我出生在中国东北一个县城的妇幼保健院里。那天照常飘着大雪。

前一声啼哭似乎刚从我喉咙里离开,十八年便过去了。我仿佛才揪光幼儿园地毯上的毛球,站起身,环视四周,发现一切都变了样子。只有我好像生来便是这样,没有改变。

一月一日,元旦依旧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们,从产房里疲惫地出去之后,终于可以吃上午饭,稍微休息一会儿了。

我在春天里行走,在夏天里行走,在秋天里行走,在冬天里行走。一年,一年,又一年。偶尔有人与我顺路同行,我们就欢快地边聊边走。走到路口,纷纷朝我挥手告别,然后渐行渐远。

十八年的和风细雨已过,还有几十年的大风大浪在等我吧。虽然未来如何我们仍未可知。但是至少我热血在胸感觉分毫不怕。

没有生日愿望。只是祝这一日出生的孩子能成长为正直勇敢的大人。

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

作者: 张扫雷

吟游诗人,不时唱唱反调

《生日纪念》有一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