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纪念

为文之心也久矣。今值大革命百有六年之际,作文谨述,虽有不工,表陈亦足。

思厥先辈志士,栉风沐雨,筚路蓝缕,山林皆赖以启。

当是之时,内外横流,国基动摇。家有腐朽之梁柱,邻有觊觎之恶徒。黄钟毁弃,瓦釜雷鸣。民众遽然惊醒五千年之旧梦,愤然挣脱两千年之枷锁。

于是,海内外英雄豪杰并起。复诸夏,诛暴秦,固国本,振人心。一夫高处,天下向往。旌旗挥舞,枪炮鸣放。其年月日,国人暴动中国,冠冕弃置无地,宫苑辟为公园;革除天命,代之民意;共和行政,约法三章,曰:敢有帝制自为者,天下共击之。

于是帝国倾覆,土崩瓦解;民国成立,金声玉振。胡尘一清,汉道得伸。故千里无毡裘之域,亿兆同华夏之心。

此后经年,神州陆沉。杂夷丑类,蔑中国之德。高、文宿愤,上下摅之。鹰扬之校,前仆后继,虎贲之士,死不旋踵。故此倭寇授首,强虏就擒;六合一于区宇,四海趋于升平。由可少慰烈士之魂矣。

虽然,革命亦未至于成功。往视寰球:琉台不守,三韩为墟。东夷掣肘,西洋不臣。此正武帝太宗之忧也。所幸当帝制时,肉食者独谋其事;共和既遂,民得自主,乃共纾之。有万万人为之,何事可以不成?

共和之维持,吾人之责。国家之复兴,天下皆与力焉。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外世界,乃吾人吾国之舞台也。百年以来,转瞬而已。然沧桑之变,颓起之事,几多哉?帝国支离,联盟分析。一国之亡也速;一国之兴,几世几人为之?

作者: 张扫雷

学生of JLU,站长of http://zhang-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