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明天

人类的历史,对于地球来说是极其短暂的;对于整个宇宙来说,更不过是微尘上的一瞬。但对我,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又何其辽阔、何其浩渺。这辽阔与浩渺,最后竟不可捉摸到了一个虚幻的概念的地步。

至于我自己,不过是万万千千普通人中的一个。诚然,我属于比较聪明,比较有天赋的那一些人。但相对于我们历史上的这许多天才人物,我只分得了那半斗中的些许。这些许,或许还有缩水或者被人蔑视的可能。

说起我们的过去,它是那样的漫长。所以我可以不太大胆地猜测,我们的未来也不会在近处的某天戛然而止。

我们又知道,这世界各时各地的英雄人物不可胜数。那样,像我,就不用冲到时代的最前沿去筚路蓝缕地探索。

于是我,七十亿分之一,可以安然地处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时间和地点里。

说实话,小时候,我曾希望追随英雄们干一番再造天地的大事业,甚至偶尔也曾幻想做那把持巨轮的舵手。但是,我不过只是七十亿分之一,我真心做不来呀。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可能还颇为庸常。我自以为有时精妙的诗笔,或许终究也没人能得到共鸣。的确,我不甘,但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毕竟我还不是这七十亿中靠后那一部分。我年轻,身材中等,样貌不丑,才能不俗,有爱我的父母家庭,有我爱的女孩在这世界上。

我刚通过了有史以来最浩大的考试,我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在努力学习,我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可能会到世界各地出差,我会中产,我会娶一个美丽又有趣的女人,我会跟她蜜月旅行,我会生下孩子,我有机会为后代向上流社会铺路,我会老去,我会升职,我会退休在家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会跟她牵着手慢慢遛弯,我会安详地去世。

这就是我的一生了吧。没有波澜壮阔,只有波澜。但是我居然感觉还不错。

因为这真的还不错。

假如消弭掉了的雄心壮志能换来这样的幸福,我也会挺开心的吧。

明天早上起来以后,我还是会关心政治,关注环境与气候,关心科技的前沿动态,关心恐怖主义的发展态势,关心这个世界上受苦的人们。

但是未来究竟如何,仍未可知。

 

十一月二十二日。

谈人工智能

当地时间25日,利雅得的未来投资倡议论坛上,“人工智能”索菲亚发表了过分流利的演讲,并且展示了可笑的仿真表情。

索菲亚原产美国,号称是最像人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然而也只是资本市场的自我炒作而已。这不是人工智能。

是沙特给它公民身份,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因为沙特是个可笑的国家。

就像是几年前中央台一个综艺节目里,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可以跟嘉宾无缝谈话。叫什么我忘了,只觉得可笑,并无兴趣。

真正的人工智能遥遥无期。现在,就我所了解的信息而言,所谓的“人工智能”其实不过是性能更加优越的计算机而已。

但是单纯性能的优越,算法的演进,是不会催生出真正的人工智能的——除非这量变累积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主要的方向应该还是神经网络的构建。然而这也需要非常先进的硬件的支持。最初的“人工智能”的本体,应该是巨型计算机,而不是什么仿真机器人。

现在,就大众所言,与其说人工智能是个科学话题,不去说是个市场概念。

摩尔定律的打破。计算机固件的升级停滞在量的累积之上。固件生产商的垄断和短视。研究方向的模糊。民众的无知。政府的无能。多学科联合研究的困难。研究力量的被分割。这都是阻碍人工智能的负面因素。

然而市场的需求会打败一切。即便是这样那样的阻力,在资本面前都不值一提。

但是这个时间将不会那么早。我觉得在我们一代人内看见真正的仿真人工智能是希望不大的。

因为科学的发展并没有我们所想象得那么迅速。在现在这个时代,更多的是技术的进步,而不是科学的突破。

人工智能将是阶段性的大发明。它的影响力长期来看不会仅仅停留在蒸汽机内燃机这样的地步,可能会接近文字、数学这样的程度。

警惕是不能放下的。人类已经造出了很多足以完成自我毁灭的东西。但是还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能不出于人的判断而毁灭人类的。

就是说,毁灭的按钮早已经被造出来了。但此前它在人类手里,未来则可能会被人工智能捏在手中。

而这些问题就留给后人考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