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终于有一天,她对我说:“谢谢。”

再见在分别之后,但这次会比较久。

久到让我忘记你,让你忘记我。

真的,这次会是很久很久。像是童话的开头,

而我已看到结局。看到我自己。

 

十一月二十五日,快意时来,为我自己作。

昨天、今天、明天

人类的历史,对于地球来说是极其短暂的;对于整个宇宙来说,更不过是微尘上的一瞬。但对我,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又何其辽阔、何其浩渺。这辽阔与浩渺,最后竟不可捉摸到了一个虚幻的概念的地步。

至于我自己,不过是万万千千普通人中的一个。诚然,我属于比较聪明,比较有天赋的那一些人。但相对于我们历史上的这许多天才人物,我只分得了那半斗中的些许。这些许,或许还有缩水或者被人蔑视的可能。

说起我们的过去,它是那样的漫长。所以我可以不太大胆地猜测,我们的未来也不会在近处的某天戛然而止。

我们又知道,这世界各时各地的英雄人物不可胜数。那样,像我,就不用冲到时代的最前沿去筚路蓝缕地探索。

于是我,七十亿分之一,可以安然地处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时间和地点里。

说实话,小时候,我曾希望追随英雄们干一番再造天地的大事业,甚至偶尔也曾幻想做那把持巨轮的舵手。但是,我不过只是七十亿分之一,我真心做不来呀。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可能还颇为庸常。我自以为有时精妙的诗笔,或许终究也没人能得到共鸣。的确,我不甘,但是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毕竟我还不是这七十亿中靠后那一部分。我年轻,身材中等,样貌不丑,才能不俗,有爱我的父母家庭,有我爱的女孩在这世界上。

我刚通过了有史以来最浩大的考试,我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在努力学习,我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我可能会到世界各地出差,我会中产,我会娶一个美丽又有趣的女人,我会跟她蜜月旅行,我会生下孩子,我有机会为后代向上流社会铺路,我会老去,我会升职,我会退休在家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会跟她牵着手慢慢遛弯,我会安详地去世。

这就是我的一生了吧。没有波澜壮阔,只有波澜。但是我居然感觉还不错。

因为这真的还不错。

假如消弭掉了的雄心壮志能换来这样的幸福,我也会挺开心的吧。

明天早上起来以后,我还是会关心政治,关注环境与气候,关心科技的前沿动态,关心恐怖主义的发展态势,关心这个世界上受苦的人们。

但是未来究竟如何,仍未可知。

 

十一月二十二日。

我的伙伴们

“茄——子——”

“咔嚓。”

左下角是几支笔。左二的英雄382是初中买的,笔盖侧阴刻“for her”。左三是百乐88g,之后是78g,Lamy AlStar,百乐78g+。

中间是几把小刀,维氏猎人,维氏佩剑,维氏哨兵,还有三刃木7132。

买哨兵的时候我正失恋,于是根刻了“her apathy”两个词。

三刃木伞绳自己缠的,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见人。但说起来这柄直刀出乎意料地锋利,比维氏的主刀要快得多。


还有多用途斧,多用途钳,各型角扳,各型花刀。最右下是百倍镜。

忘了说背景是几张勇士系列砂纸,买来磨刀的。但是先拿来打磨了一番钢笔。百倍镜正好派上了用场。

接下来是我的一部分edc。

右下是我很喜欢的swiss+tech出品的19in1随身工具,虽然我还一次没实操过。但是无聊时候可以拧来拧去地把玩。最上的是随身签字笔,当然是满怀恶意的那个版本。

小时候的梦想(之一)就是买一把瑞士军刀。这可能是我到现在为数不多实现了的梦想。

话说回来,虽然我挺喜欢78g+的透明版本,但是凌美的铝合金手感真是爽爆。日常学习就用着Lamy,写汉字的时候才会想起百乐……

 

十一月十四日。

重阳行

西风卷北风,叶重山万重。

天地凭高远,吾独在此中。

吴蜀丝桐老,低哑不忍听。

尚书今若在,应笑我多情。

多情应笑我,华颠白发改不能。

不如抛冠还散带,肆意放歌声。

凤兮大风起,德衰猛士惊。

王且休问鼎,践土葵丘有五盟。

秦人失其鹿,山东起英雄。

小舟放归去,抵锷笑从容。

摩挲仙人顶,可怜唯长生。

居士应俯首,无功羡无名。

回头多少事,住歌复前行。

熙熙接攘攘,奔劳曾未停。

或能会此意,无论词句工不工。

但看风回金蛇舞,黑水灌吾缨。

何妨东流尽,徒手亦足缚苍龙。

大道今何在?孰人与我同?

虚席垂夜半,不问天公问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