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

我眼里的色彩太多,

   唯有你是纯白色。

我听得见万籁嘈杂,

   唯有你是静静的。

 

当我是河底的卵石,

   你是静静的小溪。

当我是惊扰的飞尘,

   你是纯白的雾气。

 

等到色彩纷纷褪去,

   底色便显露出来。

等到万籁一一沉寂,

   仍静静地不言语。

 

二零一八年一月六日。

十一个月与两个月

我心里有诗,像

鸟儿喉咙里有歌。

不愿意为别人写,

不愿意给别人唱。

 

你问:这是何苦呢?

——这是爱情之苦,

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女子。

 

对你,有时无话可说,

有时,又一言难尽。

 

假如有一天,你突然转身:

为什么是我呢。那时我又该

如何地去回答你。到底

为什么,我们要呼吸?

 

我不知道、这答案

眼下仍未可知。

唯独请你记得:我们

一直在呼吸。

 

十一月二十三日。两个月前的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对我而言。而对于这个世界,它是微不足道的一瞬。对于她,可能不过是应该忘记的一天。现在我在这儿,为它和她作诗。

不如就让我送你一朵春天吧

心房像是春天未来又欲来的花园,

下一刻突然姹紫嫣红地绽放。

不为了别的,不为了春天,不为了园丁。

也不为你。

只是为我自己。为我自己而已。

 

但我可以大方地折下我,

最美的小白花儿,从这花园里。

折下这朵,在我心房之上

开放着的花儿。送给你。

 

给你,我的小白花儿。你,

可千万不要还给我。

它已经从枝上掐断,为我也为你。

而它希望死得其所。

 

因为在秋天里,这是一朵

春天的尸体

——那不如留着它吧。

就算你不爱我。

至少你也会爱上春天。

 

 

今夜你是我灵感所在。写于十月二十一日。二十三日,列入精选。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除名精选。

没说的话

那一刻我在想些什么?

 

仿佛在做函数强化训练卷,

脑子里闪过海子跟聂鲁达。

但是最终只记起他们的脸,

忘了也没抓住他们的诗。

 

像是山风,漫无目的地

拂过又拂过山冈和山冈。

 

想说些什么又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又想说些什么。

 

最后也只好强作镇定,

镇定又迷乱,

擦去泪花假装

没有流泪,没有流泪。

 

今夜你是我灵感所在,

是我灵魂所在,

是我所在。

为了折下一枝花朵,

宁愿把头颅低进尘埃:

为这尘埃所有的,那

花朵如故的香味。

 

鸬鹚可以潜水,

飞鱼或时滑翔。

高傲的男人有时也

低垂得无力又卑微。

 

“心生,种种魔生。”

因为有这一点点的爱,

其后的一切,也就

理所当然地接续下去了吗?

 

爱在初见之后,

亦在一念之前。

这之间,是九月的秋风,

凋谢了满街的黄叶。

 

而十月的早霜,

已经准备在层云之上,

即将打红陈叶、引来初雪

——自然而然地。

 

 

十月八日,即列入精选。十一月六日,除名精选。

十月七日的诗

我是这世界上

最常见的那种人

把软弱和温柔混为一谈

 

风吹凉了我

便忧心她会穿得太薄

先涌起了一腔热血

也总是自己熄灭

 

不愿说像个少年

只不过是个孩子

得不到的心心念念

最后都变成了

失落时的自怨自艾

 

今天阳光正好

多么想你跟我一起

在这小路上漫步啊

 

十月七日。

九月诗句#5 自白

自白

 

九月是紫罗兰播种的季节,

到明年四月便会次第开放。

这之间有秋天的潇潇细雨,

有冬日的冷光、北风跟骤雪。

终于是春风召来花儿的梦。

在起伏的丘陵也在无际的原野,

层布着的是十字的紫花。

远道行路的诗人吟游至此,

总会想念家乡的风物与爱人。

那不妨便从此踏上归程。

既然此心已有所属,

又何必担心歧路与迷途。

 

由她,为她,致她。/  from her ,for her ,to her .写于2017年9月23日之尾,成于24日之初。

 

 

 

 

九月诗句#4

独自在熄灯之后的走廊里游荡

应急出口的绿字发着微弱的光

北风从窗口涌向另一个窗口

带不走的是惆怅、惆怅与惆怅

 

从前夜深人静时在高处俯瞰

曾高声宣布:“我是世界之王”

如今依旧是静夜依旧是我

却只是心心念念回想你的发香

 

踱步、踱步、踱步、踱步

穿着拖鞋和衬衫,抱着肩膀

爱你微笑拢起碎发的模样

就算让风吹进吹透衣袖也无妨

 

献给你,你知道说得是谁。写于9月23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