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通告:服务器升级

因为昨天的惨绝人寰罪大恶极的事故,我决定连夜升级云主机。

经过一系列磕磕碰碰的边学习边迁移,目前这个网站已经在使用全新的高性能主机。我认为这会为你提供更加流畅稳定的浏览体验。

谢谢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鞠躬)。

 

通告:数据库事故

因为我的误操作,数据库还原到了三天之前的状态。

于是这三天里上传的三篇博文便消失了。

经过我的回想,一首仿古诗和一首现代诗被重新发布了(气)

但是一篇杂谈我是很难再找回来了。

所以只好为我存在了两天的《谈互联网的互联》默哀。

念奴娇 有所思

人间词少,问良辰美景,不应辜负。

攘攘熙熙交错处,曾记两人相顾。

有话难言,有愁难断,有所思无故。

忽然晴雨,浮尘惊起归路。

为我漫步其中,山花打落,老蔓缠枯树。

木叶萧萧衰也早,此夏为谁孤住?

茵野涛生,松山浪止,几阵清风度。

残芳还落,只堪香染尘土。

十月三日列入精选。十一月六日,除名精选。

对Johnny Cash的“The Man Comes Around”的翻译

      The Man Comes Around

       

      “And I heard as it were the noise of thunder

      “我听见雷鸣般的声音

      One of the four beasts saying come and see and I saw

      四头野兽之中有个咆哮着说,你来见证【1】

      And behold a white horse”

      我于是看见了,一匹白马”【2】

      继续阅读“对Johnny Cash的“The Man Comes Around”的翻译”

      从博客谈起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博客这个信息时代的新产物经历了诞生、兴盛到衰落的全过程。

      在中国,二十世纪的前十年是博客的全盛时代。

      但是随后,微博兴起,它很快抢占了国内博客的大片生存空间。微博背后的强大资本支持、它的碎片化的信息传递方式、它的平台优势,与博客的自发、高起点的先天弱点一起,将博客推到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继续阅读“从博客谈起”

      人间事 大同篇

      七点整,李东甲巳二五八七六四一二准时起床。

      今天又是个伟大的日子:正如李东甲巳二五八七六四一二所曾度过的一万四千八百六十二天一样。

      至于李东甲巳二五八七六四一二为什么知道这个数字,完全是床前那块镶嵌在透明墙壁里的计时器的功劳。根据计生委的最高指示,每个人的床前都有这样一个计时器,以便让他们知道自己离被销毁的两万天整还有多长时间可以为我们伟大的社会服务。

      继续阅读“人间事 大同篇”

      人间事 死水篇

      “老吴,革命党这回要搞个啥子事嘛?”

      “啥咧?长顺你话头捋得清楚些嘛。”

      “我听老太爷跟严老板讲哟,前些日子他们在那个……哪儿来着……嗨!反正嘛,是又拉着人造反啦!哎唷唷……听说那个势头啊——猛着咧!”

      “我倒是说是个啥子事头嘛。又是革命党?他们哪——不成!”

      继续阅读“人间事 死水篇”

      问答

      我问你

      假如我将所有落叶

      一片一片地捡起

      把它们一一地插回枝头

      秋天是否就会退却

       

      我问你

      假如我将水一杯一杯地

      从大海舀出

      让它在那里蒸腾

      大海是否就会消失

       

      我问你

      假如我对着镜子

      把鬓角的白发拔走

      把它们扫进角落

      时光是否就会倒流

       

      你想怎样地回答

      怎样回答一个

      这样无聊的问题

      总不如跟我一起打发

      这样无聊的时光

       

      写于2016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