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洋的边缘

我拾起一段缆绳

那是船长所爱的

姑娘的辫发

为什么它竟在此

那是否暗示着

大海要姑娘的泪水

汇入它无穷鲸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