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间的空白

坚硬的野草

踩着花盆 踮脚长成大树

有翅膀的音乐家

给树的截面唱了几十年的歌

伐木工划动琴弦

借他颤抖的手

从松鼠之家的口袋里

掏出所有果壳

——只给树桩留下

木质的黑胶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