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世界上还没得人晓得我。我也不信以后有哪个会晓得。

我的确有点不太一样。我怕痛,怕血,怕黑,怕鬼,怕死。我不怕高处没有栏杆的天台,不怕挥舞起来的拳头,不怕逆着人流行走,不怕洪水猛兽,不怕死亡。

我读爱情小说,读科幻,读历史,读扉页上的话,读画册上的页码。我读谩骂,读性交描写,读临死诅咒,读尖叫的音符,读初恋的告白,读心。

我不尊老爱幼,不乐善好施,不取长补短,不信传统美德,不在你的集体之中。我是不信神,不信灵魂,不信命数,不信死后的审判,不信神仙皇帝,不信伟大同志,不信邪。

我相信牺牲和奉献,相信后必胜今,相信人定胜天,相信我是他们中的一个。我没得同胞,没得亲戚,没得知音,没得领袖,没得主体思想,没得苦衷。

我能插科打诨,能做梦,能绘画,能写诗,能从善如流,能自由,能从恶如崩,能步行和奔跑,能飞。我不能举手表决,不能忍让,不能暴饮暴食,不能束手就擒。

我要求爱,我要爆发,我要呵斥,我要怒吼,我要锤爆所有傻逼。我不要漂流,不要因势利导,不要避风港,我不要幻想。

我睡,我玩,我亲吻,我嗅,我嘲笑,我爱,我流泪,我躺着不睡,我爱得流泪,我可乐喝得牙痛。我是世界的遗粒,天空中下沉的部分,我是国之鄙。

我有合乎规矩的形状,我有飙飞的脚力,我有高人的哲学,我有未尽的诗句。我是诗。我不会熄灭,不会受潮,不会开车,不会损耗,不会好言相劝。

宇宙起源于一场爆炸。我们的星球和银河迄今仍活在这爆炸的余波里。在爆炸里,我静静地想,谁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