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与驰

马戏团 马蹄下迸出火花

烧烤店 白鸽被拧断脖颈

 

那驳马血统低贱 身强力壮

“给它漂白”——白鸽的白

长发修剪成妩媚的五瓣

 

白鸽痴肥得如同

如同一个市委书记

在笼中出生与死去

 

驳马的祖父 曾是农夫

后来不知怎的 又成了战士

当然关于这些 驳马都无从得知

而白鸽的祖父曾飞过农田与战场

——据说那是同一个地方

 

信使在决战前被阵斩

战士与战士的后代不得不苟活

我好奇它们到底知不知晓

农田不是农夫的 战争也不是战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