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

“同志们——顶住!顶住!”谢尔列维奇躲在掩体——一堵被炮弹炸毁的砖瓦房仅存的断墙后面,听见连长布罗夫斯基在轰鸣的炮火声中依旧嘹亮清晰的吼声,飞快的向掩体外探了一下头。

“嗖——”子弹从耳边疾速划过的破空声让他已满是汗水的额头上又多了一层冷汗。

“格里夫!格里夫!”谢尔列维奇用积满了灰尘和沙砾,已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军服袖口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向断墙另一侧的身材高大的战士呼喊,“你那儿还有手榴弹了没有?外面火力太猛,咱们被压制住了!”

“哒哒哒。”格里夫熟练的把枪支伸出掩体向外扫射,侧耳,满意的听了听外面的子弹入肉声和那之后响起的凄厉的惨叫,向街道另一侧的掩体后面的战友做了个手势后才弯着腰溜到了谢尔列维奇的身边。

“还剩一个没用。”格里夫动作麻利地给手中的轻机枪换了一个弹鼓,“但你能扔准吗?”

“没问题!”谢尔列维奇学着格里夫之前的动作也向外扫射,但什么都没打到。“枪声很明显,最少有四个人就在那堵白色的墙之后!”

“四个……好!”格里夫把战斗之前配给他的那只木柄手榴弹放到了谢尔列维奇的手里。

“换位置!你先压制他们!”谢尔列维奇从一个他掏出来的瞭望孔向外望了望,耳边随即响起了格里夫手中那挺轻机枪的熟悉的枪声。

“嘶嘶——嗖——”谢尔列维奇飞快的把扯掉引信的手榴弹掷出了作为掩体的这堵矮墙。

“轰!”透过瞭望孔,谢尔列维奇清楚地看见,对面的那堵白色的掩体墙随着手榴弹爆炸的火光亮起而倒塌。

两边的枪声似乎都沉寂了一瞬间,但又随即同时响起。

“干的不错!”格里夫向他咧了咧嘴,露出的牙齿在他被烟熏黑的脸上显得分外的白。

在很多的死亡和更多的死亡中,战局开始慢慢地倾斜。

“嘟嘟——”冲锋号的旋律劈开炮弹的轰鸣声,钻入两人的耳朵里。

“同志们!——冲啊!”随后响起的连长的声音比冲锋号更响亮——之后谢尔列维奇就看见了连长布罗夫斯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第一个冲出了掩体,“为了苏维埃!为了祖国!同志们杀啊!”

在一片喊杀声中,世界上最残酷的战争中最残酷的巷战里的最残酷的白刃战开始了,在刺刀交击、刀刃入肉和偶尔响起的一两声冷枪声中,正义与邪恶做着差不多的事——屠杀。

谢尔列维奇和格里夫并肩作战,格里夫的刺刀上的血迹总是还没等滑落或者干涸就再沾上一个人的。不知多久之后,二人的身上都已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正当谢尔列维奇已经开始因为大量失血而渐渐有些站立不稳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欢呼。

“乌拉!”

“胜利啦!我们胜利啦!”

“同志们!我们赢了!我们胜利啦!”

“苏维埃万岁!”

谢尔列维奇勉强的跟着他们欢呼了几声,手拄着用刺刀插进地面固定的枪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喂,你还好吧?”格里夫被烟熏黑、又被汗迹与血水弄得斑驳的脸闯入了谢尔列维奇有些晕眩的视线里,露出了一个关切的表情,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拍了拍谢尔列维奇的肩膀,“胜利了啊……而且咱俩都还活着……”

“是啊……胜利——快躲开!格里夫快躲开!”谢尔列维奇惊恐的看见格里夫身后从尸体堆里缓缓举起的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飞身把格里夫扑倒在地。

“啪。”枪声响了。那只握枪的手无力的摔在地上,没有力气再次扣下扳机。

“格里夫……格里夫……你还好吧?你还好吧?”谢尔列维奇徒劳的想要按住格里夫胸前的血洞,但不住涌出的鲜血很快的将格里夫军装胸前的一大块染成红色。

“咳咳……咳……没……没用啦。”鲜血也从格里夫的口中涌出,“这么近……还打在了胸前……没……没救啦……我……我……我没救啦……”

“不!不!你一定会没事的!——军医!军医在哪儿!这里有人受了伤!军医!喂!军医!”谢尔列维奇声嘶力竭的大喊,一把揪住闻声而来的军医的白大褂的领子,“我要你们救活他!听见没有!救活他!他是人民的英雄!他是苏维埃的英雄!他决不能死!”

军医丝毫没有动容的指挥两个医务兵把倒在血泊之中已经奄奄一息的格里夫抬上了担架,“我知道,同志,我们会尽力的——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应该死。”

谢尔列维奇无力的松开军医的领子,目送着他们急匆匆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随后瘫坐到地上,失血的晕眩立刻袭来,但他仍然强撑着,没有焦点的双眼无神的瞪向天空,散却了黑色硝烟的天空湛蓝的颜色在他的眼中呈现出昏黄的色彩。

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些什么,可能是个无畏的战友,也可能更多。

写于2015年8月,现在看来幼稚得让人脸热,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苏德战争做背景。不过我还是把它放上来,可以当做一个纪念?

“胜利”的一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