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个月与两个月

我心里有诗,像

鸟儿喉咙里有歌。

不愿意为别人写,

不愿意给别人唱。

 

你问:这是何苦呢?

——这是爱情之苦,

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女子。

 

对你,有时无话可说,

有时,又一言难尽。

 

假如有一天,你突然转身:

为什么是我呢。那时我又该

如何地去回答你。到底

为什么,我们要呼吸?

 

我不知道、这答案

眼下仍未可知。

唯独请你记得:我们

一直在呼吸。

 

十一月二十三日。两个月前的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对我而言。而对于这个世界,它是微不足道的一瞬。对于她,可能不过是应该忘记的一天。现在我在这儿,为它和她作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