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智利说不》分析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

引言

 

《智利说不》曾受第八十五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它通过主人公雷内·萨维德拉的视角,为观众展示了皮诺切特独裁政府的瓦解。在此我无意单独地从艺术角度详细解析这部电影,而是要通过这部电影来剖析整个西语美洲的独特政治文化。我将从《智利说不》谈起,进而剖析西语美洲政治文化的特点、成因以及其影响。

正文

 

在该片所展示的历史时期中,智利正处在一个极其重要的分岔点。在美国的压力和国内反对情绪的高涨之下,长期担任军人执政委员会主席的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宣布进行公投,以决定是否由他接任下一届八年任期。在电影中,主人公雷内·萨维德拉所支持的反对派阵营要求皮诺切特下台,选举新任国家领导人。而独裁政府则竭尽全力阻挠民众参与投票,并凭借优势资源以各种手段压制国内反对派。

当时,在皮诺切特长达十余年的强权统治下,智利的经济水平明显提高。独裁政府通过铁腕统治使阿连德政府留下的巨大创伤得以弥合。这也是皮诺切特同意公投的最大政治资本。

但是历史证明,智利民众并没有仅仅满足于物质上的温饱。相反,他们要求政治上的民主化,要求保障公民权利,要求政治利益;他们反对警察国家,反对过度集权,反对政治迫害。而这是皮诺切特政府所无法提供的。因此,独裁政府最终让位于民选的帕特里西奥·埃尔文政府。

但溯本追源,阿连德政府—皮诺切特政府-埃尔文政府的这三种政府形态的交替叠换,正是独立以来西语美洲的一个明显政治特点。这三个政府,分别是左翼激进政府,军人的右翼保守政府,现代西方民主政府的代表和象征。接下来,我将分析这种政治现象及其背后政治文化的特点、成因与影响。

一:军人对政治的强力干预

从玻利瓦尔开始,军人参与政治的历史就在西语美洲开始了。自那时起,西语美洲的各国军队就倾向于他们认为国家陷入紧急状态时发动政变,以维护国家安全与利益。

西语美洲各国独立之初,政治体制往往很不完善。一方面,政府对于军队的控制较弱,使得军事领袖有很大机会控制军队发动军事政变。另一方面,与美国不同,西语美洲各国独立运动的军事领袖往往倾向于把持权力以期实现各自的政治目标。自此,军人对政治进行直接干预成为定例。

影片中的独裁政府领导人,皮诺切特正是通过军事政变,才得以完成由军队领导人向军事独裁者的政治身份的转变。当时,阿连德政府的激进社会主义改革使智利经济遭到重创。在最萧条的时期,与阿连德上台前相比,通货膨胀率达到380%。

阿连德的改革严重危害了大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的利益,只有少部分底层民众从其中受惠。因此在不满的大资产阶级、中产阶级以及美国的支持下,皮诺切特借口恢复国家秩序,发动军事政变上台执政。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军人干预政治这一政治现象不仅局限在智利一国,而是西语美洲政治文化的普遍特点。

二:地理隔离、文化差别化发展致使政治文化持续分裂

在历史上,西语美洲短暂地出现了两个具有联合体性质的泛文化国家实体。即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和中美洲联邦共和国。当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出于实际的需要,这里也曾短暂出现过几个邦联国家。但是,以上两个国家的解体与墨西哥的被蚕食宣告西语美洲的持续分离。

地理上,西语美洲自然单元众多且具有较强的独立性,这在前哥伦布时期便阻碍了古早文明的发展。而近代以来,这种地理上的分离已使、正使并将使各国的文化持续地异化发展。这种基于地理上的隔离而产生的民族文化的异化是西语美洲政治文化的离心力之一。

三:天主教宗教文化的影响

在西班牙的统治下,天主教在西语美洲广为传播。这对西语美洲政治文化的发展产生了一定作用。

与新教相比,天主教教会势力对于政治的影响更大。新教各派产生的直接目的是为政府服务。而天主教则有直接把握政治的历史惯性。

与信奉天主教讲西班牙语的邻国墨西哥相比,信奉新教的美国具有更强的侵略性,更加注重工商业的发展,民族精神在一些角度上来说更加积极。并且,新教所催生的天命论直接推动了美国的向西侵略和西进运动。

新教对异族的强烈排斥阻碍了北美殖民者与当地美洲原住民的融合。而天主教的西语美洲则与各印第安民族相对而言更加广泛地相互融合、相互同化。这使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印第安文化的影响。

美墨战争之后,美国取得大片领土与大量资源,成为其崛起为新霸权的重要转折点。而美国的崛起为英语的进一步流行和普及奠定了政治基础。墨西哥则完全失去了取得美洲乃至世界霸权的机会。进一步说,这可能是西班牙语现代地位的相对下降的历史转折之一。

四:门罗主义的外部影响

1823年,门罗主义的雏形初现。当时,它并未对西语美洲产生较大的影响。但是在十九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中期,门罗主义对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产生了极大影响。在这一百年里,美国极大地增强了自身实力,跻身帝国主义列强。西语美洲各国则因为各方面原因而未获得充分发展。

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美国希望在美洲范围内排斥欧洲列强的影响,建立地区霸权。于是门罗主义得到进一步的阐释与发展。而后在其指导之下,美国对西语美洲高压输出美国的政治文化,以期同化西语美洲的意识形态,进而维护本国的安全并攫取利益。

早期,门罗主义的美国政治文化驱除了西语美洲残留的一部分原始的、封建的、落后的、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政治文化;中期在西语美洲驱逐法西斯主义极右翼势力,后期则力图扶持资本主义政府压制西语美洲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共产党游击队。

影片中所反映的皮诺切特政府的诞生与崩溃都与美国残留的门罗主义有关。为了避免阿连德政府通过社会主义改革使智利过渡为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支持皮诺切特发动政变。当皮诺切特的统治不再有利于保持美国在智利的影响力时,美国要求皮诺切特举行大选,并支持反对派上台。

由智利为例可见,门罗主义作为域外大国的政治观点,对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五:法西斯主义与其他右翼思想的影响

大萧条时,西语美洲有七个国家的政府在动荡中被推翻。法西斯主义甚嚣尘上。西语美洲各国为应对危机,不约而同地进行了一些加强政府权力的改革政策。在此期间,域内一些国家曾经建立起部分意义上的法西斯政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它们也曾为域外法西斯国家提供了资源和其他形式的援助。

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轴心国败局已定。西语美洲各国纷纷加入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以期保存和争取国家利益。此后,法西斯主义在西语美洲影响日渐式微。但其残余的极端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法西斯式思想仍在诸多极右翼政党中持续。

与军人政府相结合、相适应的,正是各种右翼思想。右翼思想作为各军人政府的政治指导,对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发展影响颇深。

六:冷战及之后社会主义的影响

在科学社会主义诞生之前,各个流派的空想社会主义便曾在西语美洲流行一时。

冷战时期,西语美洲迎来了社会主义运动的高潮。作为典型代表的古巴共产党还曾夺取政权、在古巴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并加入了社会主义阵营。

在本片所描述的皮诺切特政府非法夺取政权之前,阿连德政府便曾在智利进行了一些社会主义性质的尝试性改造。由此威胁了美国在智利乃至西语美洲的政治利益。美国支持皮切诺提政变。由此,十余年后才有了《智利说不》中所反映的这一幕。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随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谷,社会主义在西语美洲受到重挫。但是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秘鲁等国的共产党经受了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考验,不仅坚持了下来,有的还取得了一定发展。

此后,在西语美洲各国,仍有二十多个共产主义政党。智利、委内瑞拉等国的一些共产党员当选为国会议员或被任命为内阁部长。

迈入二十一世纪,古巴之外,随着委内瑞拉、阿根廷、玻利维亚、厄瓜多尔、乌拉圭、秘鲁等十多个国家的左翼政党或政党联盟掌权,社会主义等左翼思想呈现复苏态势。

在这十多个由左翼政党或政党联盟掌权的国家中,有古巴共产党、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厄瓜多尔主权祖国联盟和玻利维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这四个执政党明确提出了社会主义的口号、纲领或目标。因此可以说,目前社会主义以及其他左翼思想在西语美洲的政坛上,正扮演着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七:原住民文化的影响

与美国相比,西语美洲各国的殖民者与原住民进行了更广泛、更深刻的融合。

除了智利、阿根廷等少数国家和地区,在西语美洲大部分地区,混血种人都占很大比重。而与民族的融合一同进行的,便是文化的相互融合。

在文化融合中,殖民者的外来文化占优势的主体地位。但它同时也吸收了一部分的原住民文化。这一部分的原住民文化,对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也有较大的影响。

在西语美洲各国的国旗和国徽上,蛇、鹰、太阳、仙人掌还有其他诸多原住民文化元素成为组成要素。这是对原住民文化的政治影响的重要阐释。

原住民后代、混血种人的政治参与也进一步增进了原住民文化对西语美洲政治文化的影响。

 

总而言之,西语美洲的政治文化受以上诸多因素影响,是特定历史时期、地理要素、其他自然条件、独特文化氛围与诸多外部因素交织而成的产物。这种政治文化在《智利说不》中得到了部分的侧面展现。在现实之中,这种政治文化对西语美洲的影响之深远是无法估量的,它决定了西语美洲的过去,也将极大地影响西语美洲的未来。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比较正式地写作论文,耗费了我大约七个小时的好时光。除了数据,全出于我手,还挺高兴。鉴于lachica也写了这个论文,所以本文就献给亲爱的玛利亚女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