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诞生

我有羞于启齿的困惑。

在这样的地方。“爱我。”

她说。

但她,却从不爱我,不爱

我们每一个人。

因为她是神,是创造者;

是母亲,是爱人;

是仇敌,是黑暗。

 

她是万物起源的土地,

我们是她的人民。

 

直到那一束光破开胸膛,

把她搅碎,把她融化。

——掺杂进我们的爱与恨。

而我们就是这唯一的炬火。

是壤土之上、穹盖之下,唯一的光。

 

我们的国家,于是在那之后诞生。

 

一个月前动笔写这篇,今日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