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说的话

那一刻我在想些什么?

 

仿佛在做函数强化训练卷,

脑子里闪过海子跟聂鲁达。

但是最终只记起他们的脸,

忘了也没抓住他们的诗。

 

像是山风,漫无目的地

拂过又拂过山冈和山冈。

 

想说些什么又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又想说些什么。

 

最后也只好强作镇定,

镇定又迷乱,

擦去泪花假装

没有流泪,没有流泪。

 

今夜你是我灵感所在,

是我灵魂所在,

是我所在。